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八十九章 天仙楼

第八十九章 天仙楼(1 / 1)

张云泽立刻大是窘迫,道:“天言兄,这不好吧!”

“你这家伙,假什么正经!”天言哈哈一笑,拖着张云泽就走了进去。

青楼是个好地方,不仅文人雅士喜欢,百战将军也喜欢,在这个开放的年代,甚至没多少人觉得青楼女子下贱。

天仙楼里高朋满座,多是唐军中的将军,幽州本地的贵族也不少。

天仙楼是个回字楼,四面是楼,中间是个占地近千平方的场地。琴师、鼓手、萧师组成了一支十多人的乐队,在乐曲声中,十六名舞女翩翩起舞,跳得甚是火辣,惹得四面楼客高声叫好。

天言随手赏给来招呼的妈妈一锭银子,搂着一个绿衣服姑娘就调戏,看他的样子,显然是个花丛老手。

“公子,你脸红什么呢?”张云泽边上,一个身穿淡黄色衣裙的女子浅笑一声,道:“公子不会还是初哥吧?”

张云泽俊脸通红,天言在一边打趣道:“你猜的很对,他就是初哥,明阳姑娘,交给你了哦。”

说完,他哈哈一笑,搂着那绿色姑娘在欢笑声中一边玩去了。

明阳姑娘美眸亮了起来,挽着张云泽手臂道:“公子不像是我们幽州人啊,莫非是军中来的?明阳听说唐军打了个大胜仗,心中可仰慕地很啊。”

“我不是军中人。”张云泽连忙否认,随口道:“我只是个医师。”

明阳姑娘那明亮的眸子立刻暗淡了不少,医师同样是贱业,不比妓一女强多少,不过这位公子衣料上等,身上干净,显然是个有钱的主,况且长得还英俊,还是值得卖笑的。

“公子不如跟明阳回房,听我给你弹奏一曲如何?”明阳充满挑逗地摸了摸张云泽的脸,说道。

张云泽干咳一声,拿掉她的手,道:“不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她们跳得很不错。”

明阳姑娘顿时老大不乐意,妓一女的时间也很宝贵的,眼前这家伙磨磨唧唧的,多半钱不好赚,还是找找别的目标吧。

不一会儿,明阳姑娘的眸子又亮了不少,她找到了新猎物:“啊呀,马公子,您又来了,可想死奴家了啊。”

明阳姑娘走后,张云泽松了口气,往对面的楼打量过去,顿时发现了不少军队里见过的熟人。

“咦,这不是张神医吗?想不到你也来青楼这种地方。”

张云泽掉过头去,却见欧阳家的欧阳慧一身男装打扮,看着张云泽的目光带着几分不悦。

“欧阳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张云泽很惊讶,这欧阳慧的兄长是江南武林盟主,但这幽州好像不是他们地盘吧。

欧阳慧避而不答,反问道:“听闻张神医被高句丽人劫持,看来是得救了?”

张云泽拱手道:“幸得陛下英名,在下幸运逃脱。”

欧阳慧正要说话,她身后又走来一人,张云泽定睛一看,正是欧阳生。

“欧阳兄,幸会幸会。”张云泽有些尴尬地拱了拱手。

欧阳生惊讶地看着张云泽,语气中有几分讽刺,道:“真是幸会。”

张云泽疑惑地问:“看两位的样子,不像是来寻欢作乐的吧!”

欧阳生听了还没什么,欧阳慧顿时愠怒道:“我来寻欢作乐甚么?”

张云泽尴尬地笑了笑。

欧阳生迟疑了一下,说道:“张兄还记得我们在长安街上遇到的事么?”

张云泽一怔,半晌才想起来,道:“欧阳莺怎么了?还没找到吗?”

欧阳生颓然点点头道:“是的,莺儿已经失踪几个月了,最近听江湖朋友说有人在幽州见过她,于是我们来碰碰运气。”

张云泽道:“这天仙楼人多热闹,于是你们来打听消息?”

欧阳生点点头道:“是的。”

张云泽顿时无语道:“你们这样能找到人才怪呢,就不会发发传单,贴点寻人启事吗?”

欧阳生一听有道理,顿时道:“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欧阳慧也觉得有道理,看张云泽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

找人的事情大,况且他也挺喜欢欧阳莺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的。于是张云泽也顾不得等天言,随着二人出了天仙楼,找了个书画摊,开始编写寻人启事。

张云泽嫌这样做效率低,干脆一边花钱雇了几十个识字的人一起誊抄,一边又买通城里所谓的“丐帮”帮忙找人和发传单。

一番操作后,事情还真有了眉目,根据一个修鞋匠介绍,他在半个月前的城南见过她跟人打斗,根据描述得知,与欧阳莺打斗之人应该是一个叫做雷大炮的人!

雷大炮是幽州城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以贩卖私盐为利,白道黑道都很吃得开,不过他很快被欧阳慧用脚踩在脑袋上,大声求饶。

这一次张云泽算是见识了欧阳慧的武功,这女子打起架来又狠又辣,招招取人要害,那雷大炮虽然是幽州出了名的高手,在她手上也就走了二三十招。

一番招供,雷大炮承认十几天前跟欧阳莺动过手,事情的缘由是欧阳莺抢了他一批黑货,所谓的黑货原来是一批小孩,原来这斯做私盐生意是个幌子,还干着人口买卖的勾当,被欧阳莺寻上门来,不过欧阳莺武功不足以击败雷大炮,一番打斗之后雷大炮表示不再贩卖人口,欧阳莺也就走了。

线索又断了,但听他的意思,欧阳莺应该活得好好的,这让三人松了口气。

送这家伙见官之后,三人又去四处调查,却再也没有欧阳莺的消息了。

这一天,三人找了一天,垂头丧气地在客栈集合,屁股还没坐热,天言来了。

给欧阳姑侄介绍了天言之后,两人顿时露出不信任之色,在他们眼中,突厥人都是野蛮人,根本不值得信任。

天言很是不悦,看在张云泽份上没跟他们计较,不然按照他的脾气应该打起来了。

有外人在,天言很不痛快,陪张云泽聊了一会儿就走了,原来大军两天后就要开拔了,他来约张云泽到时候一起开遛。

天言走后,欧阳慧颇为严厉地冲张云泽道:“张兄,突厥人狼子野心,不可深交!”

张云泽怂了怂了,心想我俩不熟吧,你干嘛对我这么凶?

欧阳生也劝道:“张兄,我姑姑说的是,离突厥人远一点,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张云泽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交谈,说道:“我觉得莺儿应该不在城里,否则就算是个聋子,也应该知道我们在找她,她应该过来找我们才对。”

欧阳慧点了点头,显然也这么认为。

就在这时,欧阳生“咦”了一声,指了指窗外,道:“看,有人在打架!”

三人来到窗楼,定睛看去,只见一个俊秀的白衣青年手执一柄细长剑与一个黑衣刀客战到了一起。

这两人武功非常高,张云泽只见过乐明月、苏菲有这样的身手,达到完全看不懂的层次。

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白衣青年长得真是帅气,远远胜过张云泽,即使是激烈的战斗,动作也非常潇洒,挥剑之间,行云流水,看得张云泽边上心高气傲的欧阳慧一阵目光迷离。

他的对手大约四十几岁,却是个粗犷的汉子,典型的北方人,刷得一手好刀,既不优雅,也不好看,却以一种雷霆之势压制住了白衣青年的剑势,打得难解难分。

“这两人是谁?”张云泽问欧阳生。

欧阳生露出向往之色,语气略微有些酸,说道:“使刀的那位是二十年前就名满江湖的铁血刀客,叫什么名字江湖人没人知道,据说此人军中出身,行事亦正亦邪,但他很少在江湖出现,铁血刀客一身武功皆是自创,没有传承,也不收徒,没人知道他更多的事情。”

欧阳生又道:“那个穿白衣服的想必就是最近两年刚出现在江湖的天山剑客徐靳灵了,也是江湖新一代最杰出的天才之一了,据说他在西域击杀了魔门排名第八的巨头血魔老人,现在中原能打得过他的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张云泽没好气地摊摊手,同样酸溜溜地道:“也就长得帅点,会打架,我也会啊,只要我有手枪在手,他肯定打不过我。”

欧阳慧微微鄙夷地说:“借助外力算什么本事。”

张云泽无奈耸耸肩,看她的样子,肯定被人家大帅哥给迷住了,女人啊,崇尚暴力可不好,哪像哥哥我,崇尚科学。

科学,懂吗?

两大高手在屋顶上血战了一个小时,不分胜负,然后换了场地,跳到其他屋顶上继续战斗去了,三人根本看不到了。

等三人出了客栈,问了路上不少人,找不到那两大高手所在了。

三人甚是遗憾,像这种等级的战斗,可不是好遇到的,即便张云泽看不懂,也想多看看。

这件事算是一个插曲,这些高来高去的人始终跟张云泽不在一个朋友圈里,他们的世界张云泽不懂,也不想过多了解,但他知道这种个人主义的“大侠”,最终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