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八十八章 高丽攻略

第八十八章 高丽攻略(1 / 1)

张云泽一路走得疑神疑鬼,由于枪被收走了,毫无自卫手段,随便一个大头兵都能杀死他,如果高丽人想害他,他没有一点反抗本钱。

一路胆战心惊,等到了唐军大营门口,张云泽才松了口气。

守营的唐军根本不认识张云泽,将信将疑地将他搜身后带去见了上官。

那上官也不认识张云泽,一层一层最终见到了李绩。

李绩一看到张云泽,大喜过望,连叫了几声“好小子”,不过他现在忙于战事,没空管他,就让他在大营里住下。

平壤城的战斗持续了八天七夜,即使城破渊盖苏文也没有投降,惨烈的巷战每时每刻都在城里进行,双方均死伤惨重,最终他还带着近二十万大军安然从南门缺口撤退了,很大原因是因为唐军在城里笨重的铠甲军不成阵势,影响了发挥,又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凭着着兵器之利取胜。

唐军得了个惨胜,很是不甘心,三十多架滑翔机带着为数不多的炸药追击,试图炸开他们的阵型。

然而渊盖苏文已经领悟了不少对付这种轰炸的办法,把阵型疏散开来,平均十米才有一个人,这样一来轰炸效果就很差了,一次能带走两三个人就不错了。所以说,武器之利很多时候是有缺陷的。

李绩奉命带着唐军主力去追击,不消灭渊盖苏文的有生力量,高句丽的这个灭国之战便不算完美,不然总有一天,他们会死灰复燃的。

不过对于大唐而言,拿下平壤,高句丽的灭国战争也算落下帷幕了,李世民在城里举行了盛大的祭天仪式后,留下张亮坐镇平壤,带着两万人马班师了。

张云泽脸色有些不好看,李世民见到他之后就一顿臭骂,说他泄露军机,把水泥制造方法教给了高句丽人,倒是长孙皇后扮起了白脸,嘘寒问暖个不停。

于是李世民的金銮车架边上,张云泽随便被四个军汉用滑杆抬着,却如坐针毡,只想离这头霸王龙远一点。

“对了,这个炸药很有用,等到了幽州,你给朕再做个几千斤出来。”李世民随口说道。

张云泽一脸苦色,说道:“陛下,幽州没有工具,短时间里做不出来,不如等到了百里城?”

李世民想想也对,这种东西还是要在他掌控之中才行,而且这次亲征,他意识到了一个危机。

堂堂大唐府兵,居然贪生怕死起来,就算上官下令,底下人也宁死不肯脱掉身上那层行动迟缓的乌龟壳,能用炸药他们绝对不肯拿人命去堆,好像失去了这些,就不能打仗一样,这不是个好现象,还是让他们好好锻炼锻炼吧。

想到这里,李世民又转变了话题,问张云泽:“百里县子,朕问你,此番高句丽灭国,你觉得后续该如何安排?”

张云泽一脸懵逼:“陛下,此乃国事,微臣哪里懂得?”

李世民一脸不耐道:“说说你的看法!”

张云泽沉吟片刻,问李世民:“陛下想听十年计、百年计还是千年计?”

李世民来兴趣了:“哦,你先说说的你的十年计?”

张云泽:“十年计,陛下只需按序就班,剿灭高句丽国内所有叛逆,派一州牧安抚,十年乃至数十年可令高句丽安稳。”

李世民点了点头,又问:“百年计呢?”

张云泽道:“百年计,将高丽国内过半居民迁至内地,内地移百万居民至高丽,血脉混合,可保大唐不灭,高丽不反。”

李世民“咦”了一声,点了点头问:“你的千年计又是什么?”

张云泽道:“除百年计外,将运河修至平壤,加强交流,建学堂百座,只授汉文,废除高丽文,如此三代,高丽与中国无异,便是大唐灭,高丽亦是汉地。”

李世民鼓掌笑道:“妙计妙计,可惜知易行难啊!”

张云泽不再说话,如何选择,在帝王手上,也在高丽人自己的手上,如果一个民族足够坚强,足够独立,同化政策照样会失败。

李世民又问:“高句丽南方尚有新罗、百济二国,云泽以为,是战、是抚?”

张云泽道:“臣以为长痛不如短痛,若不一鼓作气使之平覆,一旦大唐力量稍弱,他日又是一个高句丽。”

李世民龙目微微闪动,在思考了。

“计将安出?”李世民又问。

张云泽想了想,道:“收缩兵力,放盖苏文一把,驱狼吞虎,此时北方已为大唐所占,他唯有驱兵攻占新罗或者百济方有立足之地,待南方乱,两败俱伤,陛下再派兵出击好了。”

李世民忍不住一锤龙椅,道:“好计,百里县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本事。”

张云泽摸了摸鼻子,他把高句丽当朋友,但新罗百济不是,高句丽人是扶余人的后代,身上有中国血统,新罗百济没有,他们是土身土长的三韩人。

边上的长孙皇后却有些听不下去了,这等计谋,私下里说说还行,传出去肯定会被魏征等人劝谏,太过腹黑,有失王道啊。但她是个聪明人,治国之事她会说一两句,但战争之类事情她从不管。

行军很辛苦,特别是高句丽北方山多崎岖,每天都走得得人筋疲力竭,一进帐篷一个个倒头就睡。这一路上,张云泽也不是一事无成,居然学会了骑马,在大唐这样的年代,骑马是必要的技能,因为道路太差了,很多地方马车都走不了。

二十天后,班师的军队进入幽州城,引发了轰动,李世民宣布取消宵禁三日,以庆祝胜利。

庆祝是领导们的事情,张云泽是没份了,一个人苦闷地住在一家客栈里,只等大军行动,一起撤回长安。

想到后面还有艰苦的行军生活,张云泽好好享受了一把,住了两贯钱一天的客栈,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

幽州城,也就是后世的北京城,在唐朝时是座军城,高大坚固,同时也是大唐东北方向的中心,生活着胡汉各种人等,人口非常密集。

不同于南方的小桥流水、长安的大气磅礴,幽州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凝重,空气中仿佛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从古到今,哪怕到了后世,这里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数度易手异族,城市一次次重建,一次次被摧毁,带给幽州人的,永远是血的味道。

西边和北边,秦时的万里长城,起伏的燕云十六州天然屏障,如同母亲坚强的手臂,保护着中原民族。

东边,渤海的出海口,常年训练着一支强大的水军,震慑着高丽人和日本人。

南边,大运河直通洛阳或者杭州。

也难怪后世幽州会成为中国的心脏,地理位置太重要了,可以说得之便得大半个中国。

张云泽四处闲逛,试图寻找一点后世京城的影子,他曾经来过这里不下十次,每次虽然来去匆匆,却印象深刻。

虽不见高楼大厦,但也许是一种错觉吧,他始终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这种感觉穿越了时空,那些在记忆力曾经淡忘的人渐渐清晰了起来。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街角口,却见一个蓝衣青年举着一个大酒壶,冲着张云泽笑道:“张兄,一别多日,有没有想小弟?”

“天言!”张云泽露出惊喜之色,哈哈笑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那些大食人没把你怎么样吧?”

天言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说:“相比你们,我们更了解那些蛮夷,以前没少跟他们打交道,那些人看起来凶狠,只怕你不怕他,以狠对狠,他们就怂了。走,请你去喝酒!”

张云泽欣然同意。

幽州之地寒冷,酒馆是个好营生,别说唐军凯旋之日,便是平时也家家爆满,这些北方人无肉可以,无酒绝对不行。

唐朝还没有蒸馏酒,但已经懂一些提高酒精度数的技巧,天言请张云泽喝的大概是二十度左右的粮食酒,口感浓烈,已经接近后世的白酒了。

“不错!”张云泽豪爽地干了一碗,只觉得胃里面发热,甚是痛快。

“好,想不到张兄这么痛快!”天言一口干掉酒,说道:“张兄,明人不说暗话,我们草原汉子也不喜欢弯弯绕绕,这次天言来幽州就是专程请你去我突厥一趟的。”

“没问题!”张云泽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他不想跟军队回长安,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李丽质,还是让时间让两个人冷静冷静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天言甚是开心,长笑一声,道:“来,继续喝!”

张云泽当下跟天言两个人喝得烂醉,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头痛欲裂地清醒过来,他俩就在这小酒馆里趴了一夜,幸好酒馆里有烧木炭,否则很可能就冻死了。

如今全城被大军驻守,城门没开,两人还没办法离开,只能等大军开拔后中途想办法离开。

“张兄,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天言神秘一笑,拖着张云泽就走,七拐八拐,居然来到一家叫做“天仙楼”的青楼。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