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八十二章 敌人

第八十二章 敌人(1 / 1)

天言与松山太乙很快斗到了一起,都用刀,天言的宽厚,松山太乙的修长,各有自己的特色。

张云泽不懂武术,只觉得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并不雅观,与乐明月那般赏心悦目的武技完全不能比。

但这种是真正的杀人技,杀人可不是美观的事。

两人打了数十个回合,终于还是天言更甚一筹,先是一个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将他逼退几步,然后瞅准空档一个旋风腿踢掉了他的刀子。

“哈哈,承让了阁下。”天言收刀而立,并没有赶尽杀绝,毕竟对方这么多人呢,打起来未必讨得了好。

松山太乙输了,一脸惭愧,捡起刀,用日语喝了一声:“我们走!”

一众日本人在松山太乙的带领下急匆匆离开。

这群日本人前脚刚走,视线尽头突然涌现大队人马来,呈扇形将突厥人马大致包围,举目望去,只怕有上百人。

张云泽见这群人高鼻深眼,却大都是一群大食人,这群大食人的头领鹰钩鼻、斜眼,相貌丑陋,只看一眼便让人觉得不舒服。

大食人头领显然不会说汉话,叽里咕噜不知说了什么,手中弯刀一举,就冲了上来。

“妈的,真野蛮,张兄小心,你自己逃吧!”天言骂了一句,就向那首领冲了过去,他的手下虽然人少,却凛然不惧,三人一组,各自应战。

张云泽又不会武功,一下子慌了神,随手放了两枪,跳下了车。

刚跳下车,一个大食人狞笑一声,弯刀往下砍落,他们居然是想要张云泽的命!

张云泽情急之下一个打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他的刀。

“咔嚓!”马车的门板被砍中,一刀两断。

张云泽找到空隙,“砰”地一枪了结了他,却没注意又有一个大食人冲了过来,一脚踢在张云泽胸口。

张云泽只觉得一股大力击中自己左胸,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感觉内脏翻江倒海,重重摔倒在地。

“我命休矣!”张云泽眼睛一闭,只觉得一道刀锋如同死神的狞笑,从上到下劈了下来。

“当”地一声,那是武器格挡的声音,只听李娴急促的声音传来:“张大哥,快跟我走!”

张云泽死里逃生,喜出外望,狼狈地爬起来,却见李娴英姿飒爽,骑在一匹雪白的马上,伸手一拉,将张云泽拉上了马。

“咔嚓!”由于用力过大,张云泽左臂直接脱臼,疼得死去活来,但危机近在眼前,顾不得疼痛,死死地抱住李娴的腰。

“走!”李娴娇喝了一声,带着张云泽纵马而去。

“哎呦!”手臂和胸口的双重疼痛爆发了出来,直接将张云泽痛晕过去了。

等张云泽再次醒来,他第一眼看到李丽质那张焦急的脸,刚想说点什么,胸口的剧痛再次传来,一阵头晕目眩,又晕了过去。

等张云泽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似乎是在百里医院的病床上,李世民如山岳一般站在窗口的位置。

除他以外,房间里还有长孙皇后、李丽质、长孙冲、李娴和李靖。

有爹妈和长孙冲在,李丽质没有表现的太多热切,但眼神中的欣喜还是展现了出来。

“醒了?”李世民沉声道。

张云泽忍住疼痛,点点头:“多谢陛下关怀!”

李世民刚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喊杀声,他龙目一冷,冲李靖打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出了病房。

“你好好养伤,其他事别放在心上。”长孙皇后颇为关心地劝勉一句,跟了出去。

爹妈走后,李丽质松了口气,紧忙问:“云泽,好了些吗?”

长孙冲干咳一声,道:“丽质,我们还是去陛下那边看看吧。”

李丽质怒道:“你住嘴,我不要你管!”

长孙冲面露尴尬,道:“丽质,你发什么火。”

李丽质生怕张云泽误会,道:“你赶紧出去,别和我说话!”

长孙冲也不是好惹的鸟,大声道:“表妹,你什么意思,按照大唐律法,你是我的合法妻子,你凭什么让我出去?好让你跟这个小白脸在一起吗?”

“我跟你说,只要我一天不同意和离,你就永远是我老婆!”

李丽质一跺脚:“我们出去说!”

说完,她一跺脚,冲了出去。

长孙冲冷冷看了张云泽一眼,低声道:“小子,还记得你以前的小丫头小火吗?她只是个警告!两年前幸亏你离开了,不然你可能已经死了!”

说完,他嘲讽地看了张云泽一眼,冷笑一声,追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李娴,她一直安安静静坐着,这时候才抬起头来,幽幽道:“张大哥,你以后要小心呢!”

张云泽很感激地冲她笑道:“多谢你救我一命,我会报答你的。”

李娴道:“张大哥说哪里话了,当年娴儿快要死了,还是张大哥把我从阎王那里赎了回来,何况这次被抓,张大哥也是为了送我所致。”

张云泽微笑摇头:“与你无关,他们早有预谋的,目标就是我,如果不是恰好有你在,我肯定死于非命了。”

李娴轻声道:“如果可以,张大哥能随我去我朋友坟上拜祭一下吧,她死之前念念不忘如果你在长安,或许能救她命的。”

张云泽有些好奇了:“你朋友是谁?”

李娴道:“她叫公孙盈,张大哥听说过吗?她以前可是长安出名的侠女呢,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嫁人就死了。”

张云泽摇了摇头,这个名字他没听说过,就是不由得想起公孙舞来,同姓公孙,不知道有没有关系,说起来这个公孙舞他也认识不少时间了,似乎了解她不少事情,但更多的事情仍然像迷一样。

这时候李丽质一个人回来了,看着两人有说有笑地聊天,本来就心情极差的她怒从心来,淡淡道:“李姑娘,令尊在城里杀敌,你不去看看吗?”

李娴浅浅一笑,目光带着自信,道:“我爹虽然年迈,杀几个胡人应该绰绰有余,多谢长孙夫人关心了。”

这“长孙夫人”四个字深深刺痛了李丽质本就脆弱的心,暗暗冷笑,好啊,你果然是来跟我抢云泽的,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李丽质走到病床前,握着张云泽的手,亲昵地问:“云泽,你好些了没有?”

李娴哪里见过这阵势,目瞪口呆,脸红不已。

“公主,你这真是……”李娴指着李丽质,有些说不出话来,一跺脚,跑了出去。

“哼,脸皮这么薄还想和我争云泽,不要脸就不要脸呗,说都不敢说,真没用。”李丽质觉得自己胜了一筹,有些得意地心想。

张云泽却缩回了手,闭上眼叹口气道:“丽质,在你和长孙冲关系解决之前,我们还是保持些距离吧。”

李丽质一呆,随即恼道:“云泽你什么意思,你做过的事你想不认账吗?”

张云泽苦笑一声,缓缓道:“我刚来大唐的时候有个丫鬟叫小火,你见过她的,还记得吗?”

李丽质努力地想了想,点了点头:“有点映像,还挺好看的小姑娘,后来她去哪了?”

“后来她死了!”张云泽道:“被人杀的,你明白了吗?”

李丽质也是冰雪聪明之人,一点就透,恼火道:“是那家伙暗中派人下的手?”

张云泽道:“丽质,男人都是有尊严的,易地而处,我也接受不了我的合法妻子跟别人好上,所以我能理解他做出的事情,他没拿刀砍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如果你能说服长孙冲,跟他和离了,我们就在一起,好吗?”

李丽质咬了咬嘴唇:“原来你一直不肯要我,是因为他。”

张云泽摇头道:“不是,我觉得那应该是成亲之夜做的事情,不是吗?”

李丽质脸一红:“看不出来你还这么保守,难怪那个崔珈蓝喜欢你,她是我见过最保守的女人,连我想碰她手都不行。”

张云泽心中暗叹,他并非怕了长孙冲,而是有意拖延,有些事情,大家需要冷静冷静,李丽质最近太热情了,他有些吃不消。

张云泽让李丽质拿来阿司匹林吃了一颗,过了一会儿疼痛总算减轻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胸骨虽然没断,但出血过多,也至少要躺几天的。

到了晚上,张云泽从李丽质口中知晓了百里城中发生的事,原来是一百多个大食人混进了百里城,企图抢夺城里的发电机,被城门守卫发现,大战了一场。由于事出仓促,百里城一时间没来得及调集人手,差点就被人得手,幸好李靖与李世民二人神勇,亲自出手,二人都是战场百人敌的角色,一联手,这群大食人直接溃败了。

当天,百里城的城防官就被撤职了,竟然需要皇帝陛下亲自出手,万一有点意外怎么办?简直就是饭桶。

谁知事情没过多久,百里城南边的矿山基地被另一伙大食人给洗劫了,损失机床五台、冲压机三台、锁子甲一百五十件,钢材以及成品刀剑、器具不计其数。

最新小说: 猎爱攻略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名门贵女不好惹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星际屠夫 天启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