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七十六章 所谓牢狱之灾

第七十六章 所谓牢狱之灾(1 / 1)

张云泽懒洋洋睁大眼睛,吃力地坐起来,道:“我在坐牢呢,去哪里锻炼,可以吃饭了吗?”

李丽质扔给他一个被咬过一口的馒头道:“这是被阿泽吃剩的,你的早饭。”

张云泽问:“阿泽是谁?”

李丽质耸耸肩:“我养的一条狗。”

张云泽一滞,拿着馒头打量一番,这被咬的口型明明是人留下的,上面还有一点淡淡的口红香味,你当我呆吗?

他也不说破,囫囵吞枣地吃完,生怕吃一半又被扔出去。

吃完了大概只有四分饱,哎……

李丽质道:“既然吃完了,那就干活吧。”

张云泽愣道:“干什么活?”

李丽质冷冷道:“你是来坐牢的,不是当少爷的,怎么可能给你白吃白住?”

说完,她一拍手。

三个宫女鱼贯而入,每人手上捧着一块刺绣。

李丽质道:“你今后三天的任务,三个刺绣刺完。”

张云泽惊呆了,随即苦着脸道:“换个活行不行?”

李丽质道:“不完成任务,没有饭吃。”

张云泽手上拿着一块刺绣,他觉得自己好像吃了一块大便,巨难受。

在李丽质的注视下,张云泽如坐针毡,苦着脸绣什么鸳鸯戏水,没一会儿手上就被扎了好几个针眼。

李丽质冷着脸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走了。

张云泽很快放弃了治疗,索性光棍地把刺绣一扔,爬上床继续睡他的回笼觉了。

最近太辛苦,精神压力大,张云泽一直睡到中午才被恼怒的李丽质再次掀了被子。

“既然你不想干活,那就饿着吧。”李丽质摔下这句话,又走了。

“唉,饿就饿吧。”张云泽又睡了过去。

张云泽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饥肠辘辘,还憋尿,房间里有个卫生间,无奈太远,铁链锁着,够不着啊。

他也不敢在皇宫里大喊大叫,只好拿着铁链,对着床头敲打。

过了一会儿,李丽质来了,她穿着一套粉色的薄衣,看起来之前也在睡觉。

“我要尿尿。”张云泽直接这么说。

李丽质脸一红,恼羞成怒道:“能不能斯文点!”

张云泽道:“好吧,我要解手。”

李丽质给他解了锁链,坐床边对他说:“去吧。”

张云泽去厕所解决完生理问题,由于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干脆一次性把大小便都解决了。

皇宫里的马桶质量不错,大唐的手艺人学东西真快。

放完水回来,李丽质又给他锁上,问道:“饿不饿?”

张云泽死鸭子嘴硬,摇了摇头:“还行,你走吧。”

李丽质走后,张云泽本想继续睡,肚子却不允许了,一个劲在叫,非常无奈。

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李丽质端了一晚香喷喷的面进来,问:“想吃吗?”

张云泽没好气道:“爱给不给。”

李丽质恼羞成怒,正要走人,听他肚子在叫,停住了脚步,悠悠道:“答应我不再去找那个崔珈蓝,我就把面给你。”

张云泽闷着头道:“你不也去找长孙冲了么,到现在你们还是大唐合法夫妻呢,这事怎么说?”

李丽质哼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地解释说:“是他缠着我的,我又没理他,我可不像你三心二意。”

张云泽一脸不信。

李丽质不悦道:“不信拉倒。”

张云泽见她态度好点了,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两年前,我还在长安那会,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

李丽质脸色再次转怒:“你还问我呢!那天晚上你在百里村的破庙里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张云泽一怔,终于想起了那天在李靖家睡着后莫名其妙出现在百里村,这显然是公孙舞搞的鬼,肯定被当时去找他的李丽质看到了什么。

一拍额头,张云泽苦笑道:“那你肯定误会了,那是公孙舞逼我私下里卖药给她使出的诡计,我跟她清清白白,什么事没发生,不信你让太医查我,”

李丽质脸一红,她显然明白是查什么:“那崔珈蓝呢,她也是误会吗?”

张云泽道:“那倒不是,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崔珈蓝又暗示她喜欢我,那么优秀的女子每天出现在我面前,我哪里忍得住?”

李丽质眼泪忽然簌簌而下,怨道:“我不管,你没得选,我不会让崔珈蓝嫁给你的,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张云泽饥肠辘辘,一边吃面,一边叹道:“丽质,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丽质把心一橫,淡淡道:“实际上,你能住在这里,我父皇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张云泽吃面的动作戛然而止,原来一切的源头是李世民那头猛虎。

李丽质道:“父皇这么做并不全是为了我,我哥哥李泰大我一岁,在很小的时候,他跟我以及崔珈蓝经常一起玩,他从小就中意崔珈蓝,为了她至今未娶,妃都不纳一个,你拿什么跟我哥哥比?”

过了良久,张云泽才低头道:“珈蓝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不会嫁给你哥哥那个死胖子。”

“不吃了!”李丽质听得火起,把他吃只吃了几口面又扔到了窗外。

“哐当。”一声,窗外传来碗摔碎的声音。

张云泽只能苦笑。

李丽质银牙一咬,把他往床上一推,恨声道:“我哪里不如崔珈蓝了?”

张云泽很想说很多地方,但哪里敢开口。

李丽质咬着嘴唇,泪眼汪汪:“我会让你知道我比她好的,哼,你不是怀疑我跟长孙冲吗?今晚我向你证明一切。”

说完,她往张云泽身上一趴,嘴里含着泪水吻了下去。

张云泽可没有被冲昏脑袋,如果他跟李丽质生米煮成熟饭,那他跟崔珈蓝铁定完蛋。

幸好,李丽质不会武功,张云泽轻易地推开了她。

李丽质虽然不会武功,但张云泽饿着肚子,力气上不是对手,反抗很快被镇压了。

就这样,两人折腾到半夜,很可惜,并没有成功,因为两人都没经验,压根不会,张云泽又不主动,冲动过去后,李丽质也放弃了,但她也没离开,衣衫不整抱着他沉沉睡去。

张云泽可没睡着,一来他白天睡太多,二来肚子饿啊,最关键的是被个衣衫不整的大美女一直抱着怎么可能睡着,没鼻子喷血已经是奇迹了。

李丽质睡觉也不规矩,看得出来,她很没有安全感,一直往张云泽怀里钻,说了一夜梦话,听得张云泽心乱如麻,愧疚不已,也不忍心推开她了。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李丽质睁开眼睛,她先是俏脸通红,但随后她被这种肌肤之亲食髓知味的感觉陶醉,时不时乱摸乱亲,反正就没有下床的意思。

“咕咕……”张云泽肚子叫个不停,听得李丽质很是心烦,甚是不情愿地穿好衣服,说:“我去给你找吃的,你别出这个门,父皇的人在暗处盯着呢!”

昨晚为了“方便”,张云泽的锁链已经被解开,他此时头大如斗,这帝王家果然行事古怪,这种感觉就像长辈怕年轻夫妻新婚之夜不去造娃,把房门锁起来。

可你李世民这是生怕女儿不被糟蹋?

李丽质出去好久才回来,这次带来了丰盛的早餐,有包子,有面,有鸡蛋,还有甜点,那感觉,就像是个新婚妻子体贴自己的丈夫。

张云泽面色古怪地与她共进早餐,李丽质一直脸红耳赤,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郎,你我已有夫妻之实,忘了崔珈蓝好吗?”李丽质几乎以一种哀求的口吻在求张云泽。

等等,你好像对夫妻之实这四个字有什么误会吧?

张云泽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好吧,其实也吃硬,但他心肠很容易软,优柔寡断,拖泥带水,这种人注定是做不成什么大事的,被李丽质这么软语一求,心里顿时涌现愧疚感。

“好了,我不去找她了,烟花放了,婚也求了,他爹不同意,我还有什么办法?”想起崔珈蓝那张看似温婉却带着几分刚毅的脸,心如针刺。

李丽质顿时露出笑意,跳过来抱着他脖子,亲了他一口,把头埋在他怀里道:“可我不放心,哼,我一定让四哥娶了她,断了你的念想!”

张云泽一想到他心里完美的珈蓝要跟那个死胖子在一起,满心不是滋味。

李丽质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估计是两个都想要吧?我跟你说,门都没有,从你闯进我生命的那一刻起,你是我李丽质的,谁都不能分享,你休想再碰其他女人!我以前嫁给长孙冲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我不爱他,他纳多少房妾我都不管,直到你的出现,我终于体会到房玄龄夫人的心情了,你只要跟别的女孩子说一句话,我都会吃醋的。”

张云泽一边将眼前的食物风卷残云般扫荡干净,一边说道:“那我在广州那么久,你怎么一封信都不寄给我?我当然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

李丽质愕然道:“有吗?自从知道你在广州后,我给你寄了很多信啊,你一封都没有收到吗?你在骗我吧!如果不是李伯伯说会带你回来,我都要去广州找你了。”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