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七十五章 原来如此

第七十五章 原来如此(1 / 1)

当张云泽写完最后一个字后,一个张云泽意想不到的人来访。

李丽质脸上蒙着黑布,穿着宽大的黑布裘,站在牢房外静静地看着张云泽。

隔着牢房冰冷的铁窗,张云泽一眼就认出了她,苦笑一声:“罪民张云泽参见公主殿下,公主别来无恙。”

李丽质没有摘掉黑布的意思,淡淡问他:“我不如崔珈蓝吗?”

张云泽哑然,说道:“公主千金之躯,自然胜过世间一切女子。”

李丽质冷然道:“那你为何弃我而去?”

“难道不是你先放弃我的吗?”张云泽很想质问她,可惜话到嘴边还是化为一声叹息:“是我觉得配不上公主了,况且一亿两白银我无论如何也凑不齐,与其被陛下杀了,不如选择跑路。”

李丽质淡淡道:“你知道崔府为什么不同意你跟崔珈蓝的婚事吗?”

张云泽感觉脑袋突然一片轰鸣,也很想知道,隐隐觉得,这事恐怕跟她有关。

李丽质的目光冰冷地看着他,道:“在崔珈蓝回家前,我先去了崔府。”

张云泽愕然,随即愣愣道:“你说了什么?”

李丽质耸耸肩:“很简单,我把父皇当年给你的密旨拿出来给崔干看,你觉得他还敢同意吗?”

张云泽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牢房的床板上,呆呆地一句话说不上来。

难怪崔家这么不给他面子,按理说他张云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崔干就算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也应该含蓄一点啊。

“现在明白我以前说的话了吧。”李丽质盯着张云泽眼睛,恶狠狠道:“我说过,我是个小心眼的女人,现在你既然喜欢上别的女人,我也不可能要你了,但你记住,就算是我李丽质不要的人,别人也休想得到!你以后不管跟哪个女人好上,我见一个拆一个!你错就错在不该闯进我的生活,你让我爱上你,又甩掉我,呵呵,我李丽质再怎么说也是大唐公主,是你说扔就扔的玩物吗?”

说到激愤处,李丽质捡起地上的一把石头就向张云泽砸,张云泽一个不留神,被石头砸到了额头,鲜血直流。

张云泽随手抹了抹,叹口气,转过头去:“你走吧。”

李丽质冷笑一声:“这大牢是是我李家的大牢,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走?”

张云泽背对着她:“事情就没有什么解决方法了吗?”

“没有!”李丽质大声说:“我李丽质这辈子跟你不死不休,不对,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我让你死你才能死!我警告你,你不想崔珈蓝死于非命就别想方设法去见她,下次再被我看到你跟她在一起,我直接报复她!”

说完,她“哇”地一声,蹲在地上痛哭不止。

两年多的情绪,这一天突然爆发了出来。

张云泽转过身来,呐呐地看着她,最后道:“你不是跟长孙冲在一起了吗?”

李丽质抬起头,怒道:“关你什么事啊!我就算跟无数男人好上,都不用你管!”

张云泽只好闭口不言。

李丽质看他不说话,更怒:“你心里一定看轻我了,我不许你有这种想法!”

张云泽缓缓道:“我们纠结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了,事实是我们已经彼此错过了,凡事应该往后看,不是吗?既然长孙冲爱你,你们就好好生活,忘掉我不是更好吗?”

李丽质冷冷道:“你到我面前来!”

张云泽依言走到她面前,被她一把抓着手,只见她一把摘掉脸上的黑布,然后一口银牙咬在他手腕上。

张云泽吃痛缩手,手腕上已经多了一个深可见骨的牙印。

“你疯了!”张云泽怒道。

李丽质嘴角流着血,惨笑道:“张云泽,我早就疯了,从你跟别的女人暧昧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疯了,你不知道吗?以前你还在长安的时候,我故意对你冷淡,渴望你回心转意,弄些东西来哄我,你哪怕有一点表示我都会欣喜的。可结果呢,你走了,一走就是两年,回来还是为了跟别的女人提亲。你弄出那么大动静,全长安都知道你喜欢崔珈蓝,你把我李丽质放在什么地方,你什么时候为我弄出那些玩意了?”

张云泽转过头去,任凭李丽质骂,不再还嘴。

谁知道李丽质还是不解气,直接去找了狱卒要来钥匙,打开了牢房,拖着张云泽就往外走。

张云泽道:“你到底做什么,我坐牢呢!”

李丽质冷笑一声:“我带你换个地方坐牢!”

狱卒来来去去,李丽质带着张云泽光明正大地走出了牢房,没有一个人敢阻拦。

大理寺牢房门口,一辆精致的马车停在那里,李丽质冷冷说:“上车!”

张云泽叹口气,爬上了马车。

李丽质随后钻进来,冲赶车的太监说:“回宫!”

张云泽急忙道:“那不行,我一个男子,如何进宫?”

李丽质冷眼看了他一眼,根本没理会。

大兴宫玄武门,马车顺利地进宫,李丽质直接把头升出来刷脸就过去了,守卫根本都没检查车内,也不知道李世民是怎么做的安保。

马车在宫里东拐西拐,终于来到一座大院子里停下。

李丽质说了一句“下车!”,随即她自己先下了车。

张云泽急忙跟上,只见大院子里大概有七八宫女,一见到李丽质,急忙齐声行礼:“参加公主殿下!”

看起来,这是公主府啊,张云泽打量过去,这些宫女一个个面带苦色,看样子伺候这个公主不容易啊。

大唐公主以及长公主实在多,不可能每个公主都住得好,但长乐公主在众多公主中排名第一,因为她是嫡长女,住的地方当然是最好的。

院子正北是一栋三层小阁楼,有水池,有景观亭,还有个小花园,石桌上摆有琴棋,更难能可贵的是,居然通了电。

张云泽道:“公主,我来这里不好吧,有损你清誉。”

李丽质怒道:“少废话,跟我走!”

说完,带着张云泽去了阁楼。

阁楼装饰清雅,跟他的土豪风丝毫不同,一想到这是李丽质的闺房,张云泽心中忐忑,这要是被李世民逮到,多半要杀头啊,任他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公主私通可是重罪,当然有罪的绝不是公主,那个倒霉的刘俊豪就是例子。

据说高阳公主婚前生子,还是被房玄龄家娶了,至于房俊头上长青草,也只能忍着。

不对,李丽质带着自己光明正大出了牢房,有心人一查就知道了,根本不存在李世民知不知道的问题,就看他想怎么处置这件事了。

李丽质将张云泽带到顶楼,先是搜了他的枪和手机,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铁链子,二话不说将他左手锁在床头,冷笑一声,道:“你以后就在这里坐牢!”

张云泽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对她有愧,苦笑一声,任她摆布,没有说话。

李丽质搬来一张椅子在他对面坐下,看她的样子,在生闷气。

张云泽尴尬地笑了笑,道:“算我对不住你吧,只是坐牢总要管饭吧,我饿了。”

李丽质冷然道:“饿着!死了拉倒!”

她这么说着,还是“噔噔噔”下了楼,取了一个罐头,往床上一扔。

张云泽笑笑缓和气氛,试探道:“我猜,你在牢里说的气话,对不对?你根本没去崔府,因为你那时应该在医院里陪皇后娘娘。”

李丽质板着脸冷冷看着他。

“我跟你的事情虽然没公开,但长安的权贵大多知道,我想应该是崔府自己揣摩上意吧?”张云泽掰开罐头,里面传来一阵黄桃味道,居然是个水果罐头。

他离开长安的时候可没有发明水果罐头,可见世人多聪慧,举一反三,不可小觑。

张云泽一边吃一边继续道:“我所认识的丽质是很善良的,你嘴里虽然说得那么难听,但你肯定不会做那些事。”

张云泽注意到,李丽质的脸色已经缓和多了,很显然,自己猜中了一些实情。

张云泽正要继续说些什么,李丽质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罐头,从窗口直接扔了出去。

“你话说的太多,看起来不饿,还是别吃了。”李丽质冷声道。

说完,她站了起来,淡淡道:“你就在这里好好坐牢吧,我走了,想起你的话我会带口吃的来,没想到的话,那就是你倒霉。”

说完,她先关上窗,然后走出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人走了,张云泽叹了口气,桃花易惹,桃花债难偿啊。

胡思乱想间,张云泽单手脱了衣服睡觉,节省体力。

第二天大早,李丽质开门进来,只见她穿戴整齐,额头间有些汗水,看起来是晨练过了,她这些年锻炼身体,效果不错,在药物的配合下,心脏病都似乎抑制住了,最近半年只犯一次,而且症状没有以前重了。

张云泽还躲在被窝里,睡眼惺忪。

李丽质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他被子掀掉,嘲讽道:“你让我天天锻炼身体,你自己呢?”

最新小说: 女女gl全是肉的小说 女孩子开处小说 公主与师父3pH文 女生三点创可贴 掀裙小说 炕上被窝里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