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七十章 瘟疫汹汹

第七十章 瘟疫汹汹(1 / 1)

张云泽制药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有一些年纪大又地位低的人的被选择性的忽略了。李靖为了安抚民心,每天都要从他这里拿一半药支援广州。

但是别忘了,疫区可不止广州城和天堂镇,快没命的人们趁着还没死,全部涌向天堂镇,短短两天,城外跪了一地求药的人。

这种事情,还是少不了别有用心之辈。

“同样是老天爷收命……咳咳……凭什么他们能活,我们必须死!”有人振臂一呼,带人冲击封锁的路障,还有人举着刀冲进广州城抢药,还有人干脆就是心理变态,趁着死之前放肆一把,杀几个人,抢几个民女,一时间广州城如同地狱,死在别人刀下的比死于瘟疫的还多。

李靖无奈之下收拢了军队,开进了广州城。

天堂镇同样受到了冲击,四面城墙围了足足上万人,侯君集带着一千五百个军士到处救火,好在城墙高耸,让人没有攻城的念想,否则不堪设想。

“城里的人听着,我们不是反民,我们只想活,我们需要药,请张神医发慈悲!”

“请张神医发慈悲!”上万人跪一地,密密麻麻,非常壮观,然而他们这样聚在一起,简直是自寻死路,轻症的也会被交叉感染成重症。

很可惜,张云泽救不了他们,至少他们大半人死路一条。

侯君集将几千片链霉素制成的药片不断地往城下洒,命令军士大喊:“神医赐药,得药者速速离去!”

城下的病人们很快陷入争抢的内讧,许多人没有死于瘟疫,而是死于争抢、踩踏和他人的厮打。

也许是见多了死亡,侯君集心硬如铁,冷着脸去另一个城门发药,时代就是这个样子,命如草芥,天灾如此,人祸也是这样。

十五天后,天堂镇的疫情终于控制住了,城里面两百多人死于瘟疫,二十人死于他杀,十五人死于抗生素过敏,还有八个人因为注射了过量的链霉素导致耳聋。

但有六千多人被救活了,天堂镇已经连续三天不再有患者。

但张云泽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广州城死伤枕藉,城里到处都是尸体,初步估计,至少五千人死于瘟疫或者他杀。

由于天堂镇控制了病情,接管行政的褚遂良命城中人全部躲到房子里锁门隔离,还好张云泽事先囤积了大批粮食,否则天堂镇要断粮。

褚遂良随后宣布开城门。

瞬间,天堂镇被病人淹没了。

救治工作非常紧张,有些护士被感染了,治好后继续上,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冬天,广州的疫情才彻底控制住,张云泽因为缺少睡眠,头发都白了几根。

将近一万广州人死于这场瘟疫,可这在大唐,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

活下来的人埋掉死去的亲属,擦干眼泪继续活着,死亡的人,也只能长眠了。

……

贞观十年正月初九,长安大雪,纷纷扬扬,千家万户,银装素裹。

永安渠上的一座石桥上,一身洁白雪衣的崔珈蓝按着栏杆,轻声吟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边的张云泽为她撑伞,好没气道:“就你整天多愁善感,诗经都快被你念遍了。”

崔珈蓝清亮的美眸中带着几分顽皮,微笑说:“你若不喜欢,可以捂住耳朵不听。”

张云泽笑道:“我捂住耳朵,那谁为你撑伞呢!”

崔珈蓝“噗嗤”一声笑了。

所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外如是。

便在这时,桥边走上来两个人,一位俊秀的青年给一个宫装女子撑着伞,与两人擦肩而过。

张云泽如遭雷击,他们,不正是李丽质和长孙冲吗?他们又在一起了?

李丽质目光冰冷,看都没看张云泽一眼,倒是长孙冲,看了张云泽的一眼,眼神里带着厚厚的嘲讽。

张云泽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张云泽愣在原地,崔珈蓝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轻声说:“有些事情,总要有个结局,不是吗?”

就在这时候,一辆马车驶来,窗门拉下,一个漂亮的脸露了出来,对着两人说道:“快上车!”

上了车后,张云泽有些不解地看着萧凤凰道:“你不好好去做你的校长,找我们做什么?”

萧凤凰却没有回答他,反而看着崔珈蓝,道:“一别多年,珈蓝终于长大,这般光彩照人,便是我等女子也要情难自己了。”

崔珈蓝似乎心情不错,对萧凤凰说:“珈蓝许久不见姐姐,倒是不想,姐姐的眉头为何愁丝不解,莫非有什么烦心事吗?”

萧凤凰却仍然避而不答,盯着张云泽道:“你这家伙,走了就走了,回来做什么?”

崔珈蓝歉然道:“百里县男是特地送珈蓝回来的,因为珈蓝与爹之间闹了些许不愉快。”

“哦?”萧凤凰笑了:“想不到叱咤风云的张云泽也会拜倒在妹妹石榴裙下。”

崔珈蓝面色通红:“姐姐取笑了,珈蓝与百里县男只是普通朋友。”

萧凤凰又笑了,说道:“妹妹,我劝你别理这个多情的家伙。我可跟你说了,他跟好几个女人暧昧不清呢?刚才你看到的那个长乐公主就是其中之一。”

张云泽心中恼火,这个萧凤凰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自己当年好歹帮过她,现在居然落井下石,真是可恶。

于是反唇相讥道:“可我听说某些人还想对自己的学生下手,结果好像还被自己侄女给截胡了。”

他本以为萧凤凰会恼羞成怒,却不想此女神色平静,淡淡说道:“你是说刘俊豪吗?他已经死了。”

张云泽愕然:“死了,怎么会?他怎么死的?”

萧凤凰眸子里闪动着哀伤:“你离开后,高阳公主跟刘俊豪有了私情,借着上学的名头经常私会。一年之后,高阳受孕,东窗事发,皇兄震怒,腰斩了他。”

“腰斩?”张云泽顿时脸色苍白,手脚冰凉,差点发抖,喃喃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珈蓝,我想离开长安。”

“你离不开了!”萧凤凰冷笑道:“三日前,皇后突然气疾发作,病重,已经在百里医院住下了,你觉得他李世民会放你走吗!别做梦了!别说你在长安,就算你跑到西域,跑到东瀛,他都会不惜一切派人把你抓回来!”

张云泽呼出口气,他能感受到萧凤凰重重的怨气,这股怨气可能已经藏在她心底许久了,今天当着张云泽和崔珈蓝的面,发了出来。

崔珈蓝拍了拍张云泽的手,轻声安慰道:“不要担心,好好给皇后看病,等事情一了,珈蓝立刻陪你离开长安,离开大唐,你不是说海外还有别的陆地吗?珈蓝陪你去找寻。”

张云泽愣愣看着她,如果不是有别人在,他真想将这个女子抱在怀里。

崔珈蓝脸一热,低了低头,缓缓道:“姐姐,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萧凤凰道:“百里医院。”

两年不见,长安城墙已经换成了高耸的水泥混凝土,比他在天堂镇建的还高一些,让人望而生畏,可想李世民这个皇帝是多么没有安全感。

通向百里城的已经换城宽阔的水泥路,当见到阔别已久的百里城,张云泽有一种恍惚感,仿佛自己成了一个客人,由于不实用的原因,城墙上的瓷砖已经脱落了一些,显得斑斑驳驳。

张云泽没有先去百里医院,而是回到自己的府邸,虽然两年没来,他的家丁丫鬟还是在认真打理,家里并没有太大变化。

张云泽对崔珈蓝道:“一会儿我去医院,或许会见到皇后,要不你还是在我家休息一会儿?”

崔珈蓝却缓缓摇头:“珈蓝与皇后娘娘有过数面之缘,还算熟悉,不碍事。”

张云泽不由得感叹,不愧是大家之女,长安有头有脸的人,她居然大多认识。

所谓张云泽的家不过是空荡荡的大房子,冷冷清清,没有人气,他对这里无半分留恋,带着崔珈蓝和萧凤凰一起去了医院。

百里医院一直很忙碌,张云泽离开后,这里有过一段时间却药危机,但张云泽出现在广州后基本解除了,但像打针挂水这样的活,这里的医生护士根本做不了,他们没有配药的方法,也没有针剂。

张云泽很快在病房里见到了长孙皇后,她看起来气色很不好,张云泽不由得想起了历史。按照正常的发展,她应该是在今年死的,而她今年才三十七岁。

张云泽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点,或许能让她再多活一些年岁吧。

长孙皇后宽敞的病房里取暖器开到了最大,这大雪天里能让人脱掉外套还能热出一身汗来。

房间里坐着一堆皇亲国戚,其中有张云泽认识的长乐公主李丽质、长孙冲、城阳公主、晋阳公主兕子、李治。

有两个张云泽不认识的,一个长相英武的年轻人应该是太子李承乾,还有一个胖成球的家伙多半是魏王李泰。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