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六十九章 黜置使

第六十九章 黜置使(1 / 1)

于是魏征一下车噪音消失后就痛斥萧才,骂得吐沫飞溅,狗血淋头。萧才没他官大,只能郁闷地忍着。

等到了天堂镇,看到了城墙,一行人震惊不已,等进了城,干脆都麻木了,就连魏征看到那栋五十层的高楼都说不出话来,所谓繁华盛世,不应该是眼前这个样子才对吗?

侯君集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问萧才:“此城你派了多少人把守?”

萧才有些心虚,道:“一千五?”

李靖脸色一冷,喝道:“糊涂!”

侯君集也很不悦道:“萧大人,此城墙高坚固,城内房屋同样坚固难攻,如那高楼,我派数百弓箭手在内,你便是攻下城也要损失惨重,一千五百人如何守城?万一被不轨之徒占据,后果不堪设想啊!”

萧才面露难色,他两位是武将,不能理解文官的难处,一个地方官,你要那么多军队你想干嘛?

战乱之地也就罢了,广州是个大体上和平的城市,地方上也就敢养三五千军队,多了朝廷根本不放心,数量上有时还不如一些土贼,这也是岭南频繁有人搞事情的原因。

魏征问萧才:“百里县男在哪里?”

萧才也很奇怪,这小子肯定知道黜置使大人来了,居然不迎接,找死么?

过了许久,天堂镇的镇长,也就是原来徐家村的徐炎终于赶到,他以前区区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破村长,哪里见过国公这等层次的大人物,顿时语无伦次,连腿都有点哆嗦了。

好在一番询问后,李靖等人终于打听到张云泽张云泽住在城外一个院子里。

当一行人找到张云泽的时候,他正在与崔珈蓝吉他古琴合奏。

一开始,两人本来在下棋。

对于围棋,张云泽还是有点精通的,可与崔珈蓝一对上,十战十败,丢盔弃甲。

张云泽的棋风类似后世,讲究快战,寸土必争,一切为了赢。崔珈蓝的棋风却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一般而言,张云泽起初总能占据优势,可是不知为何,到了中盘,他总会被崔珈蓝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逆转,最终输得惨不忍睹。

张云泽不服,换成象棋,将规则教给她,这次他连赢了三局。

可从第四局,又开始了他受虐之旅,输得非常凄惨。

明白了这大概是天赋的差距后,他接受了现实,不下了,改弹琴。

娱乐而已,干嘛非要拼个输赢呢?

于是张云泽又贡献了好几首中国风类型的流行歌曲,最后崔珈蓝最喜欢《安和桥》,张云泽的音乐细胞远不如崔珈蓝,磕磕盼盼弹了好多次才顺畅,人家听一遍,古琴都弹很溜了。

来的几个人也就褚遂良稍微懂一点音乐,他看到崔珈蓝在,很是惊讶,不顾礼仪打断了他们:“崔侄女……你……你怎么在这里?”

崔珈蓝看到褚遂良,琴声顿时一乱,本来从容的神色一阵慌乱,脸红到脖子,紧忙按住琴,盈盈站起身来,道:“褚伯伯好,家父与百里县男生意上有往来,近日他有事北上,命珈蓝前来谈一些事情。”

褚遂良一脸不信,其他几个同僚也大都脸色暧昧,这种鬼话只怕她自己都觉得傻吧。

好在张云泽即使替她解围:“晚辈张云泽见过各位大人。”

魏征最先把脸色一板,差点把手指戳到他眼睛:“百里县男,你好糊涂!天下百姓日夜苦于饥饿、疾病,正每日对你翘首以盼,你却躲在这荒僻之地弹琴为乐,你这般玩物丧志,真是气煞老夫,还不赶紧收拾东西,随老夫回长安!”

张云泽甚是郁闷,心想我回不回长安关你这个糟老头子什么事?

李靖温和地笑了笑,冲崔珈蓝道:“崔侄女,上次老夫见到你时,你还是个躲在你父亲身后的害羞小女孩,这时间啊,真快!”

崔珈蓝微微欠身:“珈蓝见过李伯伯。”

李靖摆摆手,道:“你的事我听说了,本来你大伯也是为你好,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李伯伯我替你说说话,我的这点薄面,你长辈多半还是会给的。”

崔珈蓝面露几分喜色:“那珈蓝先谢谢李伯伯了。”

李靖却道:“不过,想让李伯伯我替你说话,你得要随我回长安,你父亲与伯伯我同朝为官,我也算你半个长辈,不可能任由你到处乱跑,这点没问题吧。”

褚遂良也劝道:“是啊,珈蓝侄女,你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成何体统啊!”

崔珈蓝犹豫地看了一眼张云泽,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

张云泽心中叹口气,拱手道:“卫国公,别来无恙,小子先恭贺你得胜回朝。”

李靖却大有深意看他一眼,道:“怎么,你还不愿意回长安?”

张云泽暗骂一句老狐狸,难怪李世民不放心你,他这是拿崔珈蓝在逼他,总不能陷她于不孝,一直拖着她不让父女相认吧?

算了,也该去见见那些老朋友了。

“等料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我会回长安一趟的。”张云泽有些不情不愿地说。

他却没发现,崔珈蓝的脸上多了几分欣喜,即使很快隐去,眉目之间也尽是笑意。

反正也要走了,张云泽前期的一些准备算是泡汤了,干脆带着这些大人们参观学校和医院。

天堂小学还是雏形,学生不多,教师寥寥,这个时代的南方人还没有后世那么重视教育,特别是没见识的乡村人,怎么也不肯把一个能干活的孩童送到学校读书。

天堂医院倒是每天爆满,各地来天堂镇的人,多半是为了求医。

一到医院门口,魏征便拉着张云泽手,苦苦劝道:“县男,老夫在长安时对你或有些许微辞,但那也是为你好。你也看到了,众生皆苦!世间纵有华佗,也不过能救百人千人命,而你却能救治千万人,既然如此,应该当仁不让,又怎能避世不出呢?”

张云泽苦笑不已。

进了医院,张云泽很快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不知为何,大量病人挤满了医院,多数症状相似。高烧、寒战、呼吸困难、胸痛、咳嗽,有的还咳血、呕吐、腹泻。

“不好,是瘟疫!”张云泽立马让崔珈蓝和几个钦差离开,戴着自制的口罩召集了医院所有人开会。

天堂镇所有城门立马关闭,火车停运,所有人禁止出入,张云泽感觉到,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袭来了。

瘟疫的发源地是广州城南的一个小渔村,迅速传染到广州城,一些有症状的病例随即进了天堂镇医院求医。

通过大量病例判断,张云泽发现,这种瘟疫应该是鼠疫或者说黑死病的一种,传染力极强,如果不加治疗,死亡率高达八成以上。

这种病属于急性细菌性感染,中草药效果比较小,只对免疫力极强的轻症患者有效,症状重的只能上链霉素,青霉素效果差,不对症。

哪怕到了后世,链霉素也是治疗鼠疫最好的药之一,而且需要足量,一次性给药。

到了这时候,事情已经不是张云泽能够控制的了,大唐对于瘟疫自有一套解决方案。

方案很简单,封锁,等到该死的人死得差不多了,瘟疫也就结束了。

于是李靖马不停蹄地赶到广州,接管了城中防务,封锁了所有广州的进出道路,关闭了广州港。

很快,事情的严重性超出了李靖等钦差的预料,仅仅七八天,广州城到处是病人,街上已经出现了发臭的死尸。

病人们已经指望不上官府了,纷纷自救,一些有钱人发现链霉素是有效的,只要多喝几瓶,体质不算差便能挺过去,消息很快在恐慌中的广州城传开,一时间,广州城的链霉素千金难求。

无数的病人涌向天堂镇与广州城的水泥路,准备一起去求药,时不时有人就这么倒在路上。

然而此刻的天堂镇已经自顾不暇,医院早就躺不下,张云泽将没卖出去的房子全部贡献出来,用来隔离。现在整个天堂镇大概有四万五千人,患病的有一两千,根据张云泽的要求,所有人出门要用两层布蒙住口鼻,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没么多链霉素。

于是张云泽在药厂住下,一天只能睡四个小时,日夜不停制作链霉素,为了提高效率,治疗全部采用注射和挂水。所有人都很忙,李靖和萧才负责广州事物,侯君集负责防守天堂镇,褚遂良和魏征蒙着口罩带着官员四处安抚民心。

说实话,正常情况下,古代人对于黑死病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地理隔绝,等一个地方上死光。但这些大唐最优秀的臣子不可能轻易认输。

张云泽此时的想法很简单,广州可以保不住,天堂镇一定要活下来,他每天像个机器人一样生产大批链霉素,他原本以为自己坚持不下这么高强度的体力工作。

好在崔珈蓝一直在身边鼓励他,她本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现在居然学会了煲汤,在广州这种地方,可以不吃肉,但要喝汤,时间呆得久了,入乡随俗了。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