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六十八章 崔珈蓝

第六十八章 崔珈蓝(1 / 1)

这样一来,天堂镇的房产销售好了不少,但要说火爆也谈不上,倒是天堂医院火爆得很,特别是打针挂水服务最受欢迎,可怜张云泽把买来的丫鬟都训练成了护士,但医生的话,只有他自己勉强合格。

百里医院的药物始终供不应求,许多病人眼巴巴等着排队挂水,这还不算,官府时常来打劫一把,买走了大量的药物和医疗器材。于是张云泽一狠心,干脆想办法建立一条完整的抗生素生产线来。

他在城北建了药厂,将每个步骤拆分,雇佣了不少人做一些辅助的事情,但提取细菌等关键操作技术含量太高,只能他自己来,也累得够呛。

这样一来,效率提升了许多,但也就提升了三倍,很多事情只能他自己做这是个巨大的瓶颈,怎么都绕不过去的。

有时候他在想自己干嘛这么累,好好享受生活就好了,可惜他已经身不由己了,如果他突然不干,医院的患者以及跟他利益捆绑的人不会放过他的。

这一天,张云泽陪崔珈蓝以及雅琴吃过早饭,收到了一封信,竟是李靖寄过来的。

原来唐军三个月前已经一举击溃并占领了土谷浑,班师回朝后李靖受命率众赴道查情,一个月后将来岭南道,同来的还有侯君集、褚遂良和魏征。

张云泽皱了皱眉头,这多半是李世民觉得李靖威望太高,功劳太大,直接投闲置散又显得小气,留在长安睡不着觉,索性派出去一段时间,封个钦差大臣,顺便督促督促地方官,一举多得有没有。

一想到魏征,张云泽甚是头疼,这老家伙一直跟他不对付,又软硬不吃,难缠得狠,想不到都逃到广州了,还会有可能遇到这家伙。

张云泽看信的时候,没有避讳崔珈蓝,短短几行字,被她一眼看完了,她也没有假装没看到,由然道:“张公子虽避于江湖,却无法远离庙堂,怎奈庙堂之上,伴君如伴虎,官员每日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实无甚意思。”

张云泽很是头疼,问:“那我怎么办,总不能甩手逃跑吧?”

崔珈蓝微笑说:“既来之,则安之,我不犯法,官为何犯我?”

张云泽道:“你说的轻巧,你不了解李世民,不在我身上榨干最后一丝价值,他不会放过我的。”

崔珈蓝语气带着几分惊讶:“敢直呼皇上名讳,张公子怨念很重啊。”

张云泽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算起来,他跟这个崔珈蓝根本不熟。

崔珈蓝看着他犯囧的模样,眉目间始终挂着几分笑意:“张公子放心,珈蓝既然食君之禄,万万不会乱嚼舌根,出卖你的。”

张云泽很想问她一个月五两银子也叫食君之禄?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跟这个崔珈蓝相识不多,却有一种很信任她的感觉,这种信任超过了李丽质甚至乐明月,更别说公孙舞了。她们都从他这里空手套白狼或多或少得到不少东西,崔珈蓝不一样,哪怕五两银子工钱她都每日有条不紊地做好事情,交代的事情也都办得妥妥贴贴。这个动不动嘴里冒出两句《诗经》的姑娘从不觊觎他任何钱财、技术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对她来说,弹弹琴下下棋才是乐趣。

张云泽问:“那你觉得我现在怎么办吧?”

崔珈蓝嘴角带着笑意,伸出两根嫩白的手指,那秀气的额头里似乎充满着智慧:“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张云泽虚心问:“哪两条?”

崔珈蓝美目中带着几分向往,缓缓说道:“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张公子觉得这样的生活好不好?”

张云泽自诩读书不少,却都是些机械啊,编程啊之类的,古典文学却涉猎甚少,却也听出这句话中避世的意思,有些无语道:“我都逃到这么偏远呢地方了,还想怎么样?”

崔珈蓝道:“避世无疑是远离朝堂的最好办法,可张公子的天堂镇虽然地处岭南偏僻之地,却仍在朝廷势力范围内,闹的动静又太大,不惹人注意都不行。公子不妨离开大唐,大唐的南方都是一些小国甚至没有国家,以公子的能力再造一座新城又有何难?”

张云泽听了很是意动,可一多想,带着几分颓然说道:“可我暂时还不想离开大唐。”

崔珈蓝似笑非笑看着她,说道:“那么大唐一定有你割舍不下的人了,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她又为什么不来找你呢?”

张云泽好没气道:“快说第二个办法。”

崔珈蓝正了正衣襟,微笑说:“珈蓝也猜到你不愿意离开大唐,所以珈蓝先前说既来之则安之。躲避那些官员需要做几手准备。第一,把所有的功劳都推到萧刺史与他派来的镇长身上,能躲则躲。第二,手上不要留任何银子,暂时全部花出去,换成粮食矿产之类带不走的东西。第三,暂时搬家,你住的地方太过奢华,会落人口实的。”

张云泽目瞪口呆看着她,忍不住道:“李泰要是娶了你,说不定能登上皇位。”

崔珈蓝本来带着笑意的脸变得愠怒,淡淡道:“张公子是在羞辱珈蓝吗?”

张云泽这才想起她刚烈的性子,连忙软语道歉:“我说错话了,请你原谅。”

接下来,张云泽琢磨了一些细节,开始马不停蹄地行动,首先,他吩咐人大采购,准备把九五成银子换成可以长期储存的稻子和咸鱼,岭南物产丰富,粮食价格一年四季都很稳定,等那些钦差走了,再换回来就是了。

接下来,他去了官府,把所有压在手上没卖出去的房子全部单方面过户给崔珈蓝,手上一套不留,甚至连学校医院的所有权都过户给了她。

最后,他又搬回了徐家村口的院子里。

崔珈蓝手里捧着一大叠厚厚的房契,语气带着不悦和淡淡的责怪:“张公子是在试探珈蓝吗?”

张云泽心里确实有这么一丝想法,他被女人利用怕了。不过他嘴里是不可能承认的,歉然道:“抱歉崔姑娘,你也知道我的,孤家寡人一个,现在我也就认识你,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啊。”

崔珈蓝淡淡说:“你就不怕珈蓝贪财,失信于你吗?”

张云泽道:“我所认识的崔姑娘不会这样的。”

崔珈蓝道:“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每个人心里都有阴暗的一面,于外人展现的笑容或许只是伪装,张公子确定自己很了解珈蓝吗?”

张云泽笑了,耸耸肩:“就算被你贪走了,大不了我再换个地方,最多一年,这些东西还会有的。”

崔珈蓝看着张云泽的眼睛,缓缓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珈蓝从前不是贪心之人,但不代表以后不会,如果有一天珈蓝变了,你会原谅我吗?”

张云泽心中一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不是当年那根木头,在她的话中已经听出了淡淡的温柔味道。

她堂堂清河崔氏年轻辈最优秀的女子,就算逃婚,为何千里迢迢来广州寻上自己,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何甘愿做只有五两银子月薪的工作?

张云泽深吸一口气,微笑说:“我坚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崔珈蓝把这一大叠房契锁到他抽屉里,语气有点不悲不喜的味道:“当你在夸我了,不过,我不喜欢被人试探。”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边上,一直冷着脸的雅琴突然冷漠地看了张云泽一眼,跟着去了。

张云泽摸了摸脑袋,呼出一口气,最近压力有点大啊。

大唐贞观九年八月十五日,中秋,黜置使李靖、侯君集、褚遂良、魏征等一行十九人带禁卫军三百一同从广州乘坐火车出发,开到了天堂镇。

随行的还有广州刺史萧才,一路卖力地夸赞这个火车是多么的好,希望推行全国云云。

诚然,李靖也被这种交通工具给折服了,但他很快总结了其一些缺点。

首先,这个东西严重依赖铁轨,而铁轨这种东西容易被破坏,如果一股脑用在军事上,很有可能弄巧成拙。

其次,目标太明显,路线也固定,敌人袭击这样的目标不要太容易。

最后,这玩意造价不菲吧,大唐那可以跑老鼠的国库承担不起啊,别铁路造好了,大唐也像隋朝分崩离析,像运河一样徒为新朝做嫁衣裳。

当然,李靖等人没权力替李世民做决定,只能把事情记下来,现在,是时候找那个失踪一年多的小子晦气了。

魏征从火车上下来,很不舒服地捂了捂耳朵,本来按照他的年纪不应该出来做这等苦活,可他竟然天天在朝堂上批评唐军杀俘,实在惹火了本想一鼓作气收了吐蕃的李世民,干脆把他打发出来,眼不见为净。

对于火车这种东西,魏征是拒绝的,马车不香吗?腿又不是不能走路,要这么赶时间投胎吗?这东西除了跑的快一点有什么用,这么多铁为什么不给农民造犁?简直浪费国家财富!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