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六十四章 清河崔氏

第六十四章 清河崔氏(1 / 1)

当清河崔氏族长崔天问找到张云泽的时候,张云泽正在院子里用他新做的吉他弹奏青花瓷。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张云泽一边弹一边唱,他发现自己的音乐天赋仿佛被激发了,音符和旋律是有生命的,如果当成程序代码去弹,是没有灵魂的。

张云泽一曲弹完,才发现又来客人了,来人是个四十余岁的稳重书生,面色始终含着几分微笑,看起来很有涵养和风度。

让他眼前一亮的是,来人身后还站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低眉信目,端庄秀丽而不失落落大方,一举一动都很自然优雅,一看就是被严格的家教文化熏陶,从小训练的大家淑女,走起路来甚至比皇家那些公主更加端庄。

就这么第一眼看过去,如果用颜值加印象值给她打分的话,抛去个人偏袒,只怕也只有乐明月才能稳稳胜过她。

崔天问拱手向前:“在下添居清河崔氏族长崔天问,百里县男安好。”

在这样的大门阀族长前面,张云泽也不敢失礼,持晚辈礼回礼:“崔前辈客气,请上座。”

崔天问坐下后,向张云泽介绍道:“这位是崔某的侄女崔珈蓝,琴棋书画,崔氏第一,百里县男觉得如何?”

崔珈蓝面带礼貌性的微笑,盈盈一礼,缓缓道:“珈蓝见过百里县男。有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珈蓝早在老家清河便对县男神种种事迹倾佩不已,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张云泽忍不住心里有些叹息,不愧是千年门阀,从培养的女子就能看出其深厚的底蕴。李唐皇室毕竟兴起时间太短,不管是李渊还是李世民的那些公主比起文化涵养恐怕都比这位逊色多了,所谓的长安第一才女萧凤凰在张云泽眼里也水得厉害,难怪贵族都以娶崔氏女为荣,也难怪《氏族志》的作者要把清河崔氏列为第一。

与此同时,崔家的女儿也是可怜的,她们从出生的一刻起注定是政治的工具,所培养的琴棋书画、涵养风度都是为了提高政治资本。

崔天问把这崔珈蓝带过来,其目的只怕不言而喻,崔家向来都喜欢卖婚这一套,看中了谁就联姻,张云泽与李世民的聘礼协议是私下里的,并未对外公布,否则那件事会被天下笑掉大牙的,于是崔家看上了张云泽这颗摇钱树或者说潜力,就看他张云泽能不能经受美色的诱惑了。

虽然张云泽对这位万里挑一的美女很有眼缘,可是他现在对于感情很矛盾,很纠结,很想一口拒绝,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微笑说:“崔姑娘请坐,我观崔姑娘相貌人品,只怕大唐公主也万万不及,在下屋舍简陋,茶水粗鄙,怠慢姑娘了。”

崔珈蓝盈盈坐下后,崔天问笑道:“百里县男可说笑了,有县男在的地方,便是一座茅屋也抵得过广厦千间,何陋之有啊?对了珈蓝,你方才听了县男唱的曲子不是说好吗,不如你也给县男弹奏一曲如何?”

崔珈蓝从背后的包里缓缓取出一把古色古香的琴来,微笑说:“县男是曲乐大家,一会儿珈蓝若是出错,还望莫要取笑。”

说完,她熟练地按琴,缓缓弹奏了起来,曲目正是方才张云泽的《青花瓷》。

张云泽震惊得无以复加,他敢肯定这是他在大唐第一次弹,而且用的还是吉他,他还一边弹一边唱干扰,而她只听了一遍而已,居然能瞬间转成演奏难度超高的古琴?

这是何等天才。

乐色如流水,本来就是一首很美的歌,崔珈蓝如同练习过千百遍,一气呵成,一个音都不错。

崔珈蓝弹完,似乎仍然回味在音乐中,轻声道:“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县男此曲,宛如江南水乡的夜色,安静宜人,又像是行走在细雨蒙蒙之中,不想撑伞,只想敞开心扉迎接雨露,就不知此曲何名?”

张云泽很佩服地鼓掌,缓缓道:“厉害,了不起!这首曲子名叫《青花瓷》,讲诉的是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大侠,因为心爱的女人被敌人掳走,必须拿稀世珍宝青花瓷去交换,没想到坏人在拿到青花瓷之后还是食言杀死了他的爱人。时空流转,一千年后,那只青花瓷出现在一个古董店里,轮回后的大侠觉得眼熟,倾尽全力高价买下,蓦然回首之间,他发现有一女子站在一边打量他,双目相对,恍惚中,仿佛又回到千年之前,原来那女子正是他转世的爱人。”

崔珈蓝闭眼回味一番,盈盈道:“好美的故事,好美的曲子,珈蓝一定终生铭记每一个音符。”

张云泽却有点不相信她有那么神,说道:“我还有一首曲子,说来也巧,曲名叫《珈蓝雨》,与你的名字碰上了,你若还能一遍复奏出来,我就对你服气!”

“《珈蓝雨》?”崔珈蓝面色微红,拱手微笑道:“珈蓝一定洗耳恭听,县男请了!”

张云泽点了点头,这首歌他弹了很多遍了,滚瓜烂熟,于是先演了一段颇为复杂的前奏,随后轻轻唱道:“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崔珈蓝听着听着,泪如雨下,等张云泽停了最后一个音符,才优雅地用手帕擦干眼泪,歉然道:“县男此曲,太过悲伤,珈蓝听着听着忍不住想哭,失态了。”

说完,崔珈蓝重新按住琴,凄美的乐曲再次回荡。

张云泽听完,是真的服了,什么叫音乐天才,眼前的这位就是。

张云泽赞美了她两句,崔天问对崔珈蓝笑道:“珈蓝,你留在院子里,我跟县男出去说点事。”

崔珈蓝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轻轻点了点头。

在张云泽院子前本是一片稀疏的树林,此时数百人正在砍树,他准备再造一个百里城,不过按照萧才刺史的要求,就算建得再大也不能叫城,那就叫天堂镇好了。

按照规划,张云泽打算稍微破坏破坏环境,他不打算建太大,省得被官员找麻烦,仅仅清出一块纵横五公里的地,面积差不多相当于长安的七分之二,当然也不是把所有树完全推光,不然等建了城还要再种多麻烦,有一些不错的树和花草就保留了,省了绿化的麻烦。

张云泽等把树清了就建城墙,广州这边刁民甚多,不建墙根本震慑不了那些宵小之徒。

二人站在高处,目光所见,一片忙碌。

崔天问感叹道:“天下英才虽多,能有县男这般魄力的,寥寥无几。”

张云泽道:“无所谓魄力,我不过是把力量集中起来做事罢了,崔前辈过奖了。”

崔天问突然问:“县男为何不入仕?”

张云泽微笑说:“生命短暂,自由宝贵,为何要把自己绑起来呢?”

崔天问手一挥,指着忙碌的村民说:“儒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古以来,这花花江山吸引了无数英雄前赴后继。当今李家中兴,皇帝仁慈,正是大好男儿一展抱负之时,胸怀锦绣者当入庙堂,为社稷黎民请命,县男以为然否?”

张云泽心里叹口气,这古代人啊,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升官发财,打心眼里看不起商人。即便他张云泽现在名声在外,在这崔天问眼里,始终是个地位下等的商人或者医师,县男这等低等爵位距离配他的宝贝侄女,还是差不少,他崔家看中的是张云泽的潜力而不是现在的身份,因此一番劝说。

张云泽微笑着一拱手:“只怕在下要让崔前辈失望了,张云泽之志,在于江湖,而非庙堂,否则也不会来广州。”

崔天问看起来很是失望,客气了几句,带着崔珈蓝走了。

张云泽却不觉得遗憾,诚然,崔珈蓝这样的女子是天下男人的良配,但他张云泽不会违背自己的想法去当官的,他也不觉得为天下人请命非要当官。

张云泽很快迎来了第四波客人,正是欧阳兄妹。

欧阳莺看起来状态不好,他哥哥背着她一路长途跋涉,也累的够呛,一见到张云泽边说:“张兄,终于找到你了,请务必给莺儿看看病。”

张云泽来不及跟他们多说话,将欧阳莺扶到屋里,熟练地给她注射抗生素,然后挂水。

她的炎症拖得很重,单靠喝药效果缓慢,就算挂水,也起码连挂三天,张云泽储备的链霉素却不太够了。

向欧阳生告罪一句,张云泽又投入到制取链霉素的苦活当中。

刚刚制取一些链霉素,第五位客人到了,让张云泽意外的却是一个许久不见的人,当年在长安见过两次的江湖中人白城,以因为他才认识了苏菲和乐明月。

想到乐明月,张云泽心中一痛,怅惘不已。

最新小说: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名门贵女不好惹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星际屠夫 天启之门 混沌八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