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五十九章 西湖教

第五十九章 西湖教(1 / 1)

乐明月在脱衣服,张云泽急忙转过头去,只闻得幽香阵阵,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只是这么听着,便让人有一种心跳加速的刺激感。

过了良久,乐明月道:“好了!”

张云泽转身看去,只见乐明月换了一身薄薄的淡绿色夏装,将完美曲线全都展现了出来,特别是胸口,让人看一眼都要血脉喷张,更别说短裙和大白腿了,他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换了衣服,乐明月看起来好了许多,额头间的汗珠也不见了,她默默将换下的衣服装进包裹里,看了张云泽一眼,说:“进城后休息一天,我有点事情要办。”

张云泽把鼻血擦干,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别忘了我是神医啊。”

乐明月道:“不是,衣服换下,总要洗干净晒一天吧。”

张云泽恍然大悟。

杭州城比嘉兴要大,比起苏州,景观更大大气一点,两人有钱了,住客栈都大气了起来,在西湖边上要了两间上好的景观房,房间又大又豪华,开窗就能看到美景,也对得起一晚二两银子每间的天价。

张云泽等她在房间里洗好衣服,约她出来吃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张云泽让她穿了长裙。

由于天气热,张云泽点了一大盘冰块,乐明月果然很喜欢,嘴里吃得“嘣噶嘣噶”。

就在这时候,欧阳兄妹俩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欧阳莺自来熟地在乐明月边上坐下,好奇地问:“姐姐,你很热吗?为什么穿这么少?”

欧阳生默默抹掉鼻血,呵斥道:“莺儿,别乱说话!”

张云泽替乐明月圆道:“乐姑娘练了一种神功,由于还没有大成,会有些不稳定,时不时散发热量,穿少点有利于散热。”

欧阳生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声色,说道:“乐姑娘不妨在身上带上几件冰囊,那是用致密的棉布包裹的冰块,可保一天不融化,夏天带在身上很舒服,我这就去为姑娘买。”

乐明月语气平淡道:“站住。”

说完,她把目光转向张云泽:“你去买。”

欧阳生露出苦笑之色,好在张云泽走了,她可以单独与美人相伴了,不客气地在她对面坐下。

张云泽走出客栈,问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卖冰囊的,由于气温还不高,店家做的不多,也就七八件的样子,这东西也不贵,张云泽懒得讨价还价,三百文全部买下了,又交了一两银子,预订了三十个,说是明天来取。

张云泽走出店,正要回客栈,两个纹身大汉堵住了张云泽的去路,其中一个囔道:“小兄弟,第一次来杭州吧,杭州话都说不利索。”

张云泽把枪摸了出来,安心不少,笑道:“怎么了两位,是不是叫小弟露了财,又是外地人,心里痒痒了?”

“不错!”另一个大汉喝道:“我们西湖教维护杭州的治安也是需要一大帮子兄弟去拼命的,你们这些外地人,一个个老神自在,享受了我们杭州的衣食美女,拍拍屁股就走人,对我们太公平了。”

张云泽第一次见人把抢劫说得这么有道理,道来了兴趣了,问:“你们教主是谁?他教你们说的话很有水平啊。”

那大汉呵斥道:“我们教主他老人家的名讳也是你这小子能问的,快点交给我们五两银子,西湖教保你们平安。”

“呵呵……”张云泽抢对两人地上一指,“砰”地一声,地上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来自热武器的力量瞬间震慑了两人,两个壮汉不知所措,连逃跑都忘记了。

没过多久,只听“嗖”地一声,一个身穿淡绿色戴面纱的女子从天而降,神色平静看着张云泽和两个大汉,没过多久,欧阳兄妹也赶了过来,站到乐明月身后。

欧阳莺好奇问:“铁柱哥哥,刚才的声响是你弄出来的?”

张云泽微笑着吹了吹冒烟的枪口,“砰”地一声对着天上又开了一枪,只听一声悲鸣,路过的一只飞低的鸿雁被击落,重重砸了下来。

这些天张云泽的枪法进步不小。

欧阳兄妹长大了嘴巴,就连乐明月也目光变得有些迷离。

张云泽笑着将枪口对准两个大汉,道:“不想死的话,带我去见你们教主。”

周围围观的吃瓜群众敬畏地让开一条路,那两声巨响以及热武器的力量震慑了他们,看着张云泽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死神,这样的力量,让人恐惧啊。

两个大汉哆嗦地带着四人来到西湖边上的一座小院子,院门打开,却见一个短小精悍的中年汉子正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喝茶。

张云泽板着脸问:“你就是西湖教的教主?”

中年汉子却神色平静地回答:“不错,那两声巨响我也听到了,看起来王小六和铁阿四踢到铁板了。”

张云泽用枪指着他:“光下化日下抢劫,你们还有没王法了!”

中年汉子却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用这个东西打死我,就有王法了吗?”

张云泽道:“我当然不会打死你,随我去见官!”

中年汉子哈哈大笑:“杭州刺史是我表叔,全杭州人人知道,你让我去见我表叔,是去叙旧吗?”

张云泽讥讽道:“原来是这样啊,你可真厉害,既然这样,你下半生躺床上吧!”

说完,张云泽扣动扳机,“砰!砰!”两声,中年汉子惨叫一声,两侧小腿血流如泉。

张云泽硬下心肠,转身就走,这种人,社会的蛀虫,人民的吸血鬼,杀了他都不过分。

没过多久,四人被杭州知府派兵请到了府衙。

杭州刺史已经是很大的官了,杭州属于上州,上州刺史是从三品的官,能坐到这个位置还是很有见识和能力的,很快把四人的背景查得清清楚楚,叹息一声,一个都惹不起啊。张云泽是皇帝边上红人,乐明月是道家天宗的道子,欧阳姐妹同样不是等闲之人,但官府的权威可不能堕,既然自己子侄被伤了,该出头还是要出头。

刺史府里,欧阳莺像是压根儿没把刺史放眼里,很开心地对张云泽道:“原来你是百里县男张神医啊,你干嘛一直骗我啊,你可是我最崇拜的人。”

欧阳生也很客气地拱手道:“小弟见过张神医,先前多有冒犯,还望大人不计小人过。”

张云泽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在苏杭一带还这么响,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不用客气,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欧阳莺撇嘴道:“张大哥太客气了,莺儿崇拜你是有原因的。去年冬天莺儿出去玩,被传染上了非常严重的肺疾,苏州城所有的郎中都素手无策,当时莺儿重病在床,都已经觉得阎王爷在叫我,幸好父亲大人连夜快马去长安买了一百多瓶张大哥你发明的药,莺儿吃了一个星期病就全好了,莺儿本来还想今年夏天专程去长安感谢您呢。”

说完,欧阳莺弯腰行了个大礼。

张云泽急忙避过,苦笑道:“那也是你父亲花了大价钱买的,花钱得药,跟我有什么关系。”

欧阳莺撇了撇嘴,上前拉些张云泽的胳膊撒娇道:“莺儿就是要感激你嘛,几万两银子罢了,哪有莺儿命重要嘛,嘻嘻。”

张云泽脸色通红,尴尬地推开她,咳嗽一声:“令尊是哪位?”

杭州刺史段文德插口道:“欧阳侄女的爷爷乃吏部尚书上官德大人,官高老夫半级,也算是老夫的半个顶头上司。”说完,他看到欧阳兄妹的眼神带着几分讨好。

张云泽恍然大悟,原来是掌管官员考核、提拔的吏部尚书,难怪堂堂一个上州刺史都要给面子。

欧阳莺却不满道:“张大哥是问莺儿的父亲,不是爷爷。我父亲叫欧阳明,没当官,所以我们家人留在了嘉兴,没去长安。”

张云泽却有映像了,他这几天听说了,苏杭一带的武林有个什么盟主非常了得,好像就叫欧阳明。

父亲在朝堂,儿子在江湖,这家人有点意思啊。

张云泽向乐明月瞧去,事情发生以来,她一直漠不关心,此时端坐在一边,戴着面纱整整半个小时了,纹丝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练功。

段文德咳嗽一声,道:“张神医,你手持武器,打断我杭州城民段中涯的双腿,此事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欧阳莺娇哼一声,道:“那个段中涯都说你是他表叔了,你还有什么资格管这个事,你这根本就是徇私枉法,信不信我写封信给我爷爷。”

段文德却道:“贤侄女,事情不能这能算,就算那段中涯是我儿子,作为杭州刺史,我也没有避亲的道理,张神医既然出手伤人了,于法说不过去,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欧阳莺气得大呼小叫,道:“好,好,我现在就写信,有什么话你跟我爷爷去说吧,顺便看看皇上怎么看这个事情。”

说完,她跳到段文德的桌前抢过了毛笔。

段文德眼皮直跳,他也就敢吓唬吓唬这几个小年轻,想给侄子争取点好处。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