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五十七章 钻戒

第五十七章 钻戒(1 / 1)

乐明月沉默了,半晌后问:“你既不是我亲人,又不是我丈夫,甚至还受我胁迫做不情愿的事情,为何为要帮我去找我师傅理论?”

张云泽耸耸肩道:“因为你长得美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乐明月淡淡道:“如果我用剑把这张脸毁了呢?”

张云泽笑道:“那我肯定不帮你了,所以你要好好保护好这张脸哦,哈哈……”

乐明月那原本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些复杂的情绪,淡淡看了张云泽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张云泽被她这一眼看得心跳加速,脸色微红转移话题道:“你一直没说是要我帮你去杀什么人呢?”

乐明月轻声讲起了一段诸子百家的隐秘:“自从汉武帝独尊儒术后,诸子百家除了儒家之外集体陷入了衰退,即使儒家也只过问庙堂而不再理会江湖。我道家分为两派,人宗接近庙堂,而我天宗则居于江湖。阴阳家主张避世,广招弟子,暗中统管了武林,不知道多少年前,与我门产生了冲突,仇恨至今没有化解。墨门弟子醉心于机关术,自隋末大乱以来,再也没人见过他们。佛门看似清心寡欲,其实野心最大,无论庙堂还是江湖都在渗透力量,但佛门引导人向善,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信仰冲突。”

“可就在五十年前,佛门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你们可能没听说,也感受不深,但惊动了我们诸子百家各门各派。”

“天竺一个叫摩罗的佛徒来到中土传教,开始我们以为他属于佛门,就没太在意,可很快佛门的人发现这个摩罗所带来的教义与佛门大相径庭。教义里有众多偏激之处,信徒狂热,往往被教义控制了思维,使人心存愤恨,严重者更是愤世嫉俗,胡乱杀人。佛门的反应很快,派出了五大高手,试图釜底抽薪,击杀这个摩罗。”

“不为人知的一场大战后,佛门五大高手一个都没回来,摩罗也失踪了,但摩罗的弟子已经成了气候,纷纷开枝散叶,在中土各处成立教派,这些教派有的还算温和,有的却行为乖张,不可以常理度之,时间一长,彻底激怒了我们这些人,将他们统称为魔门。比如说这次我们要去的广州,盘踞着魔门第五大门派同一教。”

张云泽听了这一段隐秘,若有所思,问道:“这同一教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乐明月道:“同一教的主教义是天下大同,人人平等。听起来还挺好的,可天下纷纷扰扰,自有它的定数,怎么可能真的大同?人与人之间往往一出生便有高低贵贱之分,皇帝与乞丐之间又怎么可能说平等就平等呢?可他们这些人利用这条教义蛊惑教徒,经常绑架商人和官员,抢夺他们的资产,事后还杀人灭口。这些年,他们用积累的财富收罗了大批亡命之徒,暗中培养高手,不仅占山为王,还四处谋害我们诸子百家的人。”

张云泽气愤地一拍桌子,道:“岂有此理,这同一教一定要灭了。”

乐明月却道:“同一教上下教众上千人,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以我二人之力灭派断无可能,我们需要找机会杀了他们的教主冷秋,到时候他们群龙无首,多半不成气候了。”

张云泽却没那么乐观,一个组织群龙无首,未必就会一蹶不振,就怕走了阳顶天,来了张无忌。

张云泽问:“这个冷秋武功怎么样?”

乐明月道:“冷秋是摩罗的三弟子,已经年近七十岁了,武功就算再高,力气也不足,单打独斗,我有把握百招之内击杀他。”

张云泽嘴角撇了撇,道:“还是我来吧,百招那么久,他下面的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乐明月问:“你打算怎么做?”

张云泽耸耸肩:“很简单啊,趁他不备,一枪打爆他脑袋。”

乐明月沉默了,他确实有那样的能力,若是一般的暗器或者弓弩对付高手作用有限,枪可不一样,她不明白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武器,莫非这个张云泽是墨家弟子?

马车行了一天后,傍晚时分到了太湖边上的一个小镇,名曰名溪镇,镇上只有一家客栈,张云泽要了两个房间,点了一桌好菜,给马夫也送去一些,还要花钱喂马,一通下去钱包又瘪了一些,也幸好马夫怕他的宝贝马车丢了不肯住店,不然张云泽更心疼钱包。

算上乐明月身上的几两银子,张云泽一共还剩下二十两盘缠,这点钱是无论如何也支撑不到广州了,必须想办法搞点钱才行。

想了一晚上,张云泽倒是想到了一些点子,于是跟乐明月说在这个镇上休息一天,想办法搞点钱,乐明月本来是不愿意的,想要搞钱还不容易,找一个为富不仁的倒霉蛋借一借不就好了,却被张云泽辩了一通,总结起来一句话,这样做跟同一教有什么分别?

别人为富不仁是他的事,如果犯法可以告官,但如果他的钱是凭本事赚的,就算他不仁义,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抢呢?

于是张云泽来到镇里的铁匠铺,花五十文钱租了一天他的炉子,把五两重的碎银子给融了,然后到集市上买了几颗小孩子玩的玻璃珠,现在玻璃已经普及了,由于原料便宜,制造也不难,价格也一降再降,根本不值钱。

于是张云泽按照手机上经典钻戒的款式,雕刻了五个能把人眼睛闪瞎的“钻戒”,当然,是用银子和玻璃做的。

回到客栈,乐明月问:“做何事去了?”

张云泽神秘一笑,道:“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乐明月依言伸出了她那精致完美的芊芊玉手。

张云泽拿出他做的最好的仿制海洋之星套在她无名指上,由于肢体的接触,忍不住心神有些荡漾,嘴里却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好不好看?”

乐明月虽然性格被道家的一套影响,但女子爱美、爱亮闪闪首饰的天性没有丢,虽然脸上没露出欣喜的表情,语气却挺开心,她把手轻轻收了回去,道:“你打算在镇上卖这些戒指吗?”

张云泽拿出了另外四个,都非常精致耀眼,却摇头道:“这种东西在小镇子里卖不出好价钱,等过了两天到嘉兴集市上去卖。”

乐明月眼神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回房间去了。

张云泽被她这一眼看得有些心虚,由于天天相处,若说自己对这位绝世仙子没有一点点想法那是自欺欺人,但有李丽质的教训在前,他可不敢太过表达,万一人家仙子说你唐突岂不难看?

两天后,两人到了浙江嘉兴,同样江南烟雨之地,物华天宝,尽显繁华之色。

张云泽和乐明月来到集市,由于乐明月容貌太过出众,即使戴着面纱,也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容易就成了焦点。

张云泽带着乐明月来到女子比较多的比方,举起她的右手,露出了大大的钻戒,高声吆喝:“看一看瞧一瞧啊,漂亮的钻戒,只要一百两银子就可以买走。”

乐明月被他突然抓手,身体颤抖了一下,恢复了冷静。

没多久,来瞧稀奇的人聚了过来,虽觉得这东西好看,但一百两可不是小数目,大多只看不买。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白衣书生走过来,很有礼貌地施礼道:“姑娘能摘下戒指给小生看看吗?”

乐明月淡淡道:“我手上的不卖。”

张云泽急忙把自己手里的四个给他挑。

谁知白衣书生看都不看,盯着乐明月道:“小生只想看姑娘手上的。”

乐明月语气不咸不淡:“不买请离开。”

白衣书生目光转向张云泽:“小生喜欢姑娘手上的那枚。”

张云泽也不乐意了,道:“我妹妹说了,他不卖,还不快走。”

“你妹妹?”白衣书生的目光亮了起来,肆无忌惮地打量乐明月。

乐明月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舒服,却也没说什么。

“你这家伙,耍牛氓是吧。”张云泽来气了,不悦道:“我妹妹国色天香,西施在世也不及万一,也是你能看的,看也行,一次十两银子,快付钱吧。”

白衣书生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腚足足五十两的大银锭,向乐明月递去,道:“如姑娘这般风姿,何止十两银子,这是五十两,姑娘请笑纳。”

乐明月目光微微转向他,突然一寒,从背后拔出剑来。

“噔”地一声,剑从银锭中间划过,硬生生把银子切成了两半。

吃瓜群众哗然。

乐明月收剑入鞘,淡淡道:“走开。”

白衣书生先是愕然,随即不仅没害怕,反正眸子亮了起来,随手扔掉了手上的银子,笑道:“姑娘好剑法,请恕小生唐突,竟然用银子侮辱姑娘,小生欧阳生,姑娘怎么称呼?”

“你说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张云泽很是不满,直接走过去踢了他一脚:“我妹妹让你滚蛋了都,还不快走。”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