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五十六章 道家天宗

第五十六章 道家天宗(1 / 1)

对于苏州,乐明月显得非常熟悉,带着张云泽轻车熟路,穿过热闹的城市,来到寒山深处的一座小道观。

小道观根本没有香火,甚至连个牌子都没有,看起来破败荒凉,毫无特色,这种无名道观在大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进了道观,张云泽发现陈设好了不少,至少装修看的过眼,先是一个院子,打扫的还算干净,中间雕刻着一座神像,然后里面有三间红砖砌的房子,中间一个简单的厅,摆满了木质家具,两侧是卧室,左边的被一个铁锁锁了,右边敞开着,有一张床和梳妆镜,看起来是女子闺房了。

乐明月淡然说道:“来的不巧,师傅不在家。”

张云泽惊呆了:“这里就是你们道家天宗总部?道家天宗不会只有你们师徒两个人吧?”

乐明月语气平静道:“不然呢?阴阳家一千多弟子又有什么用,他们的阴阳子还不是打不过我。”

张云泽无语道:“他们可以用人海淹死你们师徒啊!”

乐明月道:“十年前他们试过,于是师傅带着我来了苏州。”

张云泽一想是了,反正一个破道观而已,全国到处都是,随时可以战略转移嘛。

张云泽这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师傅不在,我的解药怎么办?”

乐明月没有回答他,而是走进了自己的闺房,张云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进去,在唐朝,只有丈夫和亲人才能进女子闺房。

乐明月走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颗张云泽很熟悉的那种红色药丸,颜色和样子一模一样。

张云泽顿时狐疑道:“这个是解药?”

乐明月抛给张云泽,说道:“是的。”

张云泽将信将疑吃了下去,那天是被逼吃下去的,没尝到味道,这次的所谓解药味道有点淡淡的甜味,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吃完解药,张云泽嘿嘿一笑道:“解药我都吃了,我干嘛还听你话,乐姑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乐明月却语气平淡如水:“毒药需要两颗解药才能奏效,你的毒只解了一半,再过一个月,你还是会毒发身亡。”

“还有这种操作?你肯定在骗我,我根本没中毒!还有,你现在身上肯定还有一颗解药,举起手来给我搜!”张云泽惊呼不已,他越来越不相信这所谓的毒药,还能精准地控制发作时间,后世的技术水平都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乐明月淡淡说:“你又不信我了,你可以走了。”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没敢去搜,垂头丧气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明月一生,不说谎话嘛,相信你。”

乐明月道:“既然如此,现在天色不晚了,你在我这里住一晚,明天随我上路。”

“上路两个字可不能随便乱说。”张云泽跟了一句。

乐明月将客厅的两条板凳拼在一起,说道:“你睡我房间吧,我睡这里就好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张云泽讪讪一笑,抢过板凳,道;“睡你的床,我会想入非非的。”

“那随便你。”乐明月面无表情看他一眼,淡淡道:“我先去弄点吃的,你在家等我一下。”

说完,她去了后山更深处的地方。

张云泽很想去她闺房一探有没有解药,想了想还是叹口气放弃了。

等了半个时辰,乐明月回来了,带回来一只野兔,大概有十斤重,足够两个人吃了。

乐明月熟练地在小溪边将兔子杀好,看她的样子,这种事没少做,也亏得她还能保持那么白嫩的手,真是没天理了。

张云泽走过去帮忙,将野兔用硬木贯穿,架在火堆上。乐明月又从家里拿来一些盐巴调料,开始炙烤这只野兔。

对于烧烤,张云泽一窍不通,乐明月却很有心得,烤出来的兔子外焦里嫩,让张云泽大呼过瘾,赞不绝口。

看着张云泽吃得开心,乐明月似乎也心情不错,跳到一棵树上,盈盈坐在一根横着的粗树枝上,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就在唇边吹奏起来,音调悠扬明悦,仿佛空山鸟语,花香阵阵,沁人心扉。

张云泽有些怀念他那心爱的吉他了,可惜被萧凤凰借了去,一直没还,只怕也不打算还了。

乐明月跳下来后,张云泽问她:“你这吹的什么曲子,挺好听的。”

乐明月道:“我也不知道,以前练功闲暇休息,随便琢磨出来的。”

张云泽鼓掌道:“厉害厉害,能文能武,又会做饭又会音乐,我都要仰慕你了。”

乐明月不置可否,道:“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起来赶路,这次走陆路,会比较辛苦。”

张云泽问:“这次又去哪里?不会太远吧?”

乐明月道:“广州。”

张云泽觉得都快崩溃了:“那么远!你去干嘛!”

乐明月道:“我说过的,帮我杀一个人,那个人在广州。”

苏州到广州,直线距离足足三千里,就算后世做高铁也要八个小时,唐朝只能骑马或者坐马车,路还没那么好,一个月能到就不错了,可一个月我就毒发身亡了啊。

乐明月像是看出了他的担心,道:“放心,我有一套针法可以帮你控制毒素发作,施展一次可以控制两三个月,等到了岭南,我帮你施针。”

张云泽气道:“第一次听说针灸还能治毒,你肯定在骗我。”

乐明月正要说话,被张云泽抢着说:“信不信随你,明月一生,不说谎话!”

乐明月闭口不言,回房间去睡了。

张云泽苦逼地在客厅把几条板凳拼起来,冲着房里的乐明月道:“你起码给我递床被子吧。”

房间里乐明月淡淡道:“自己来拿。”

张云泽气道:“按照大唐习俗,丈夫才能进你闺房,你确定要做我老婆吗?”

房间里不说话了,却也没有递被子的意思,张云泽也没胆子进去,只好关死门窗,还好五月的苏州已经热了起来,将就着和衣睡了一晚。

第二天,张云泽顶着黑眼圈陪乐明月上路了。

两人走后,左边的房间突然“咔嚓”一下,锁开了,走出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来,老者看着二人远去的方向,嘴角掠过几分笑意。

进了城里,张云泽本想买两匹马,乐明月却说她不会骑马,实际上张云泽也不会,无奈之下,雇了一辆马车,从苏州到广州,足足需要八十两银子,而且还要先付费后坐车,基本掏空了张云泽的家底。

没钱了。

这是个大问题啊,总不能学乐明月去劫富济贫吧。内心深处,张云泽深深排斥这种行为,她乐明月没有别的能力赚钱也就算了,自己不一样啊,好手好脚的,为什么不堂堂正正赚钱,可人家苏浙地区人虽然有钱,人也精明,赚他们银子可不容易,特别是快钱,更不好赚,何况他现在身边没有人手。

乐明月对钱没太多概念,更不知道张云泽在为赚钱苦恼,马车里沉闷,一颠一颠的,远没有坐船舒服。

也许是戴面纱气闷,她把帘子拉了下来,摘掉了面纱,露出了那倾国容颜。

张云泽取笑她道:“你不如在脸上割几刀,这样以后就再也不用戴面纱了。”

乐明月却露出深思,道:“不错的主意,说完,她把背后背着的剑拔了出来。”

张云泽大惊失色,赶紧道:“你别乱来,如果你毁了容,别人更加会围观你,还会对你指指点点。”

“是吗?”乐明月想了想,将剑收了回去。

张云泽笑道:“你要是自毁容貌,那是天下男人的遗憾。”

乐明月道:“人的青春皮囊最多保持一二十年,等到以后,我也一样人老珠黄,有什么遗憾的。”

张云泽道:“别人是一二十年,你起码二三十年,我有的时候觉得你不科学,就像你的手,按道理练武之人应该很粗糙才对,我看过苏菲的手,满手都是茧子,你却一个都没有。”

乐明月道:“不知道,不关心,没兴趣。”

张云泽叹息道:“你的心态真好,难怪能成为高手,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呢?”

乐明月道:“不知道,没想过,懒得想。”

张云泽哑然失笑:“你干嘛老这样说话,是不是很好玩啊,就是嘛,开开心心最重要。”

乐明月别过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道:“不知道,不好玩,不开心。”

“我分明觉得你很开心,可见你那句明月一生,不讲谎话是骗我的。”张云泽道:“那你就这么一直为了师门奔波吗?古话说善谋者死于计、善战者死于剑,就算你武功天下第一,总有双拳不敌四手的一天。”

乐明月语气带着一丝决然,道:“死在刀剑之下,是吾等武者之荣耀!”

“死都死了,哪来的荣耀?”张云泽反驳道:“你被你师傅那个糟老头子给骗了,如果是战场上死了,那可能是荣耀,跟人打架被杀那算什么?他也真狠心,别的女孩子有你这么大,孩子都生两三个了,他却让你虚度光阴,去打打杀杀,我是没见到他,不然肯定要跟他理论理论。”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