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五十五章 苏州风月

第五十五章 苏州风月(1 / 1)

像乐明月这样的仙子,赚钱是不可能去赚钱的,那钱哪来呢,自然只能劫富济贫了。

张云泽已经能脑补出昨天如果自己不出现,她接下来的安排,无非是到了城里,一部分低价卖给缺粮的老百姓,一部分做慈善了,一举两得,盘缠有了,还刷了一波侠女值。

乐明月摘掉面纱,端起碗筷就吃,吃相也算不得多文雅,自然真致,毫不做作,看起来也没想过在张云泽面前做作。只是由于颜值爆表,无论什么动作,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两人吃完,张云泽把碗筷和盘子送到门外,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收。

吃完饭后,张云泽无事可做,往床上一躺,开始刷手机,乐明月盘膝坐在另一张床上,双眼紧闭,不知道是不是在练内功,张云泽一直认为这世上没有内功这种东西,可谁知道呢。

吃了那颗所谓的毒药已经大半天了,按道理说已经被吸收干净了,如果有毒,肯定会有症状,心肝胰脾肾都是很脆弱的器官,不可能某个东西有毒,潜伏在体内一个月。

张云泽又开始怀疑那颗红红的丹药了,你堂堂一个仙子身上带毒药又不带解药是几个意思?

多半是你练功固本培元的保健品吧,骗我,还说什么明月一生,从不说谎呢!

“哎!”张云泽心里叹口气,还是不敢赌啊。

张云泽打开手机,先偷拍了几张乐明月练功的美照,随后打开一个单机rpg游戏玩了起来,游戏名字叫武侠群英传,在他一看程序员眼里,简直是垃圾制作,反正挺二的。

别人玩游戏玩的是乐趣,他却是仿佛在猜代码,游戏人物在他眼里都是冰冷的代码。

玩了一会儿,张云泽觉得没意思,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呼呼大睡起来,这几天累的够呛,昨天又没睡好,他一个码农有点吃不消啊。

一觉睡到天黑,张云泽觉得神清气爽,睁开了眼睛,却见另一张床上乐明月拿着他的手机,正襟危坐,在划着。

张云泽惊道:“你怎么又拿我东西,还我手机!”

乐明月问:“这到底何物,何故能把人像留在里面?”

张云泽脸都红了,他不仅偷拍了她,之前还神不知鬼不觉拍过李丽质和苏菲,穿越之前生命中重要的人,还有几张自拍照,当然,更多的是长安和百里城的城市景观。

张云泽打了个哈哈,道:“这也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宝物,玩够了就还给我啊。”

乐明月语气平淡道:“我不信这世上有这样的师门,你师傅哪一位?”

张云泽道:“鬼谷子咯。”

乐明月道:“鬼谷纵横家五百年前便开始衰弱,上一代鬼谷子就死在我师尊的床榻上,你在骗我吗?”

张云泽哑然,强词夺理道:“反正我那个师傅也叫鬼谷子,额头上长着四颗肉痣的那位,不是我吹,你武功虽然高,在他手里根本走不过十招。”

乐明月道:“这断无可能,天下能胜我者或许有,十招我不信,就算你师傅真活了一千年,也不可能超过人的极限,这个人是你杜撰的。”

张云泽耸耸肩:“不信拉倒,手机可以还我了吧。”

乐明月将手机扔给张云泽,道:“收好了,给别人知道,会遭来杀身之祸。”

张云泽将充电宝连上手机,放进了包里,说道:“你怎么老拿我东西,你不知道不问自取便是贼吗?”

乐明月道:“我道家天宗行事一向追求随心所欲,你若不喜,可以离开。”

离开是不可能离开的,张云泽开门又要了晚饭,关起门就吃。

乐明月从床上起身下来,张云泽一瞧,鼻血喷了一脸,指着她道:“你……你怎么不穿裤子?”

乐明月只穿了贴身的短中裤,露着雪白雪白的大腿,也不怕冷,就那么走过来吃饭。

乐明月却毫不在乎,道:“身体皮囊,原不用遮遮掩掩,唯有道心精神,方是天地宝。”

张云泽苦笑道:“姐姐,我是个男人,原本同处一室已经尴尬了,你再这样,我会有非分之想的。”

乐明月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那你的道心还不够,我师傅也是男人,每日与我同处一室,从未露过如你一般的丑态。”

张云泽“切”地一声,悠悠说道:“那是你师傅道貌岸然,有些糟老头子啊,坏的很,谁知道他有没有起色心,我看啊,这事不好说,他为什么不找个男人或者丑女做徒弟呢,非要找你这样倾国倾城的类型,多半是馋你的身体。”

乐明月这时看他了,说道:“我师傅从不介意被人骂,我也不介意你说他坏话,但是有件事你要想清楚了,你的解药他那里才有,如果让他不痛快,他不给你,我也求不来。”

张云泽顿时不敢乱说了,吃了两口饭,转移话题问:“你怎么会不怕冷,是练了什么独门内功吗,能不能教我?”

乐明月道:“内功是什么?我只会一些特殊的呼吸方法,但这跟怕不怕冷没关系,那是因为我幼年生过一场重病,好了之后便不再畏惧寒冷,但这也不是好事,导致了我夏天有些怕热。”

张云泽笑道:“你这是肾出了点小问题,肾阳过重,建议你吃六味地黄丸,吃上一年半载,把肾阴也补上来就好了。”

乐明月问:“六味地黄丸是什么药?”

张云泽笑道:“一般给男人吃的,男人要是不举了,长期吃这个有奇效。”

乐明月问:“不举是什么意思?”

张云泽噗嗤一声,差点把饭喷出来,决定不逗她了,说:“总之你这个病吃这个药肯定对,现在我手上没有材料,等到了百里城,我就能做出来了。”

乐明月道:“我只是好奇问问,没说过要吃药,我师傅说过,习武之人,吃补药伤阳气。”

张云泽也觉得她应该不需要吃药,不怕冷怕热有时候跟体质也有关系,这乐明月怎么看也不像肾虚的模样,肾虚的人还能跳三米高?

张云泽就这样与乐明月“同居”了二十多天,对于男女之防,她从来不介意,害臊、娇羞、难为情这些情绪在她字典里仿佛不存在。由于不怕冷,她睡觉经常不盖被子,睡姿也不雅,豪放起来更是直接在床上换衣服。

为了避免鼻子失血过多,张云泽用晾衣架做了个简易帘子。

这几天张云泽开始焦虑起来,频繁问乐明月什么时候给解药,搞的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干脆不搭理他了。

开皇九年,杨广灭陈,废吴郡,以城西有姑苏山之故,易吴州为苏州,苏州因此得名,苏州下辖吴、昆山、常熟、乌程、长城县。十一年,因反叛骚乱频繁,危及苏城安全,杨素于苏城西南横山与黄山之间另筑城廓,州、县治悉移新廓。贞观元年,李世民分全国为十道,苏州属江南道。

一过江,张云泽便这唐朝江南水乡的婉约气质吸引了,古镇连绵,炊烟袅袅,小桥流水,美人如画。

跟长安的雄浑壮阔对比,气质天差地别,如果做个比较,张云泽更喜欢这里。人生本就追求小桥流水的生活,而不是金戈铁马的威武,可惜这个时代的主题是战争,像苏州这样柔柔弱弱的城市,哪里会是北方人的对手,后世的南宋将国度迁到江南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被灭亡的的结局。

就好像张云泽这样性格的人,就是被人控制的命。

乐明月显然也喜欢这里,尽管面无表情,张云泽却看得出来她是开心的。这个姑娘从来不从表情或者话语表现出开心、愤怒、哀愁、悲伤的情绪,但张云泽总是能感受出来,能从她的肢体语言判断出她的情绪,而她也不掩饰这一点。

苏州城很热闹,相比于长安热闹中带着的一些生活焦虑,这里的人更显闲适,江南自古鱼米之乡,即使是隋末的灾年,杜伏威、刘元进等军阀百般鱼肉,这里也没缺过粮食。

人能果腹,万事皆小。于是苏州人开始讲究起来,衣食住行样样讲究,居家讲装修,外出讲排场,穿得体面,吃得精致。他们外柔内刚,非常好面子,这一点跟乐明月反而不一样,张云泽觉得这个姑娘并不怎么讲究,美是很美,就是不洗脸,早上直接用水扑扑脸就应付过去了,这种不注重保养就能倾国倾城的先天值能把世间女子气死,有时候张云泽有点看不下去,要她刷牙,可她压根不懂刷牙是什么意思,嘴一张,却一口洁白,比张云泽的那嘴牙漂亮多了,嘴里还莫名其妙带着几分芬芳,这个就让张云泽理解不了,仔细一问,原来她有喝花瓣茶的习惯。

不过她那随意的生活作风让张云泽很不习惯,道家那什么道法自然真是害人不浅,船上的最后十天,张云泽逼她天天洗脸、刷牙、洗脚、端正睡姿、盖被子乃至梳妆打扮,如果不从,他就一直碎碎念嘲讽,乐明月脾气很好,最多反驳两句,最后她都从了。

最新小说: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名门贵女不好惹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星际屠夫 天启之门 混沌八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