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四十六章 苏菲

第四十六章 苏菲(1 / 1)

这个年终于多了一个人过了,张云泽心情好了不少,他把最近发明的吃食拿了出来,给苏菲品评。

这苏菲还是个吃货,对于吃这一道有很深的见解,张云泽很怀疑她早些时候寻死是不是真心的,一般吃货是很热爱生活的。

罐头是张云泽的得意“发明”,除此之外,他还发明脱氢乙酸这个知名的防腐剂,反正也吃不死人,制成各种零嘴来给苏菲品尝,反馈好的,他准备投向市场了。

古代的食物保存技术是个问题,如果给他张云泽管理军队的后勤,肯定是用压缩饼干,罐头这种东西,带着大米面粉去打仗简直太蠢了,而军事行动的失败,很多都是粮草供应不上导致的。

豆制品是个好东西,牛逼的商家能把豆子做成鸡肉味,张云泽没那个本事,但做成豆干那样的零嘴还是可以的,虽然这个市场未必能赚多少钱,可也是个进项啊,不能丢。

大年初一的晚上,张云泽和苏菲坐在客厅里试吃一种口味不佳的饼干,公孙舞翻窗进来了,一进房间,公孙舞发现了苏菲,有些气不打不出来,道:“张云泽,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背着我找别的姑娘!”

张云泽急忙道:“苏菲,揍她,快!”

苏菲选择了无视,轻轻咬了一口压缩饼干,皱眉道:“虽然感觉吃下去很饱,可真难吃!”

公孙舞笑嘻嘻地将张云泽扑倒在沙发上,当着苏菲的面,一口吻了下去。

张云泽挣扎半晌,还是没能逃离她魔爪。

苏菲羞得满面通红,呐呐道:“你们……”

说完,赶紧往楼上逃去。

公孙舞面色转冷,细长的指甲划过张云泽的脖子,幽幽道:“不忠心的男人要了有何用,不如杀了省事。”

张云泽一脸冤枉,道:“姐姐,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为什么要对你忠心。”

公孙舞叹口气,道:“等一下我先把那丫头杀死,再来跟你讲话吧!”

说完,她放开了张云泽,提着一口剑,上楼去了。

张云泽心中暗喜,心想你能打得过苏菲才怪。

楼上很快传来打斗声,又很快停止了。

张云泽上了楼,看到公孙舞被反绑在床边,嘴里还被塞了一块布,苏菲一脸无辜站在一边。

“哈哈,做得好,那个苏菲啊,这个敌人交给我来处理,你去楼下继续吃东西吧。”张云泽挥挥手道。

苏菲走后,张云泽拿掉她嘴里的破布,笑道:“公孙舞,知道厉害了吧,以后再敢来惹我,我就让苏菲打你,她是我最新聘请的保镖,比你厉害吧?我觉得你可以退休了。”

公孙舞却笑吟吟道:“小冤家,来,快给我松绑,姐姐疼你。”

张云泽心里有些痒,道:“那么着急做什么,你以前总是占我便宜,这次轮到我报仇了。”

说完,向她摸去。

张云泽当了二十多年处男,还是第一次摸女人,顿时觉得刺激得不行。

公孙舞满脸通红,低声道:“既然都这样了,那你以后就要对我忠心,我劝你趁早把那个苏菲赶走,否则迟早死在我手里。”

张云泽道:“说的好像你打得过她似的。”

公孙舞娇笑道:“杀人有好多种方法,用剑是最愚蠢的,你觉得那个苏菲斗得过我?”

感受了一把过后,张云泽立马收手,这个女人是带刺的玫瑰,不能太刺激她。

见到张云泽停手,公孙舞娇羞道:“怎么不继续了,舞儿今天可是做好为你献身的心理准备了哦。”

张云泽一翻白眼,道:“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

公孙舞羞道:“当然是来跟你共度良宵的了,可你居然找别的女人,太让奴家伤心了。”

张云泽嗤之以鼻道:“少来,不说实话以后休想从我这里拿走药水,反正有苏菲在,我也不怕你威胁了。”

公孙舞假装哭了起来:“你这死人,好没良心哦!”

张云泽道:“说实话!”

公孙舞道:“今晚还有五车银子,借你的地下室一用。”

张云泽冷哼一声,下楼了。

放走公孙舞后,苏菲道:“虽然不想听,但你们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这样的女人,你跟她纠缠不清,小心哦!”

张云泽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想啊,是她总缠着我,我又打不过她,从我这里讨了不知道多少好处了,下次她再来,你负责把她撵走!”

苏菲好奇道:“你不是有霹雳神枪吗,怎么会打不过她?”

张云泽无语,良久才道:“那是杀人的东西,不到逼不得已,怎么能用?你也别指望我把它借给你,我不希望道子杀了你,同样也不希望你杀了道子,况且那东西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已经认我为主了,只能我一个人使用,其他人用不了。”

枪内被张云泽做了一个多重机关,用之前必须按照特定的顺序在特定的位置按压才能打开保险栓,所以张云泽不怕枪被别人抢去用,这一点原本是防范李世民的。

苏菲也露出尴尬之色,她和道子之间一日都活着,决斗便不算结束,她确实存有利用张云泽杀了道子的心思。

“天下没有解不开的仇怨!”张云泽道:“你们阴阳家和道家根本就没有仇恨,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差别,大家坐下来喝茶辩论不就好了,动刀动剑有什么用,莫非你把道子杀了,你们阴阳家就是对的一方了?”

苏菲露出寂寥之色,道:“你不懂我们阴阳家,也不懂道家!”

张云泽冷笑道:“那又怎么样,我有霹雳神枪在手,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我对手,是不是证明我比你们阴阳家和道家都厉害了?”

苏菲不服道:“你那是外力,怎么可能让我服气,你连刚才那个女人都打不过,哼,很可能连一般壮汉都不如!”

张云泽被她说得这么不堪,咳嗽一声道:“反正我不认同你们那些迂腐的东西,等过些年,我造个百十把霹雳神枪,带人把你们什么阴阳家道家全部荡平了,哼哼,会武功了不起啊!”

“吹牛!”苏菲撇嘴道:“我现在要杀你,你连拿枪的机会都没有!”

张云泽道:“受不了你,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我要是你啊,找个丈夫把自己嫁了,在家生孩子,日子不要太惬意!”

苏菲掩嘴笑道:“你怎么不拿这番说辞去劝道家那丫头?她要是同意了,我也没意见。”

张云泽拔出枪往茶几上一扔,说道:“等有机会我也把她抓过来,好好劝一劝,就用这个!”

“哈哈!”苏菲差点把眼泪笑出来。

张云泽欣然道:“你看,像这样开开心心地笑笑多好。”

一直到大年初八,都是放假的日子,唐朝人的生活节奏很慢,过日子嘛,急什么。

张云泽跟苏菲两个人在家下棋打牌为乐,顺便搞搞发明,事实证明,除了武功厉害,其他方面苏菲就是个战五渣,赢她根本没有挑战性。

这几天在家无聊,张云泽“发明”了烧水壶、电饭锅、电热水袋,还研究了天然树脂,做了一个简单的注塑机。

天然树脂也能用来做塑料,但成本太高,巨不划算,可没办法,漆包线这一关没有合适的绝缘体绕不过去。

电线的绝缘皮必须耐高温,在这一点上很多类型的天然树脂其实不合格,材料学是一门大学科,与张云泽所学非常不对口,百科中有些说法太笼统了,只能自己去摸索,最后张云泽干脆用最笨的办法,用蚕丝将所有的铜线绕个密不透风,反正那些妇人很闲,让她们找点事做。

他有点体会到当年爱迪生发明电灯时的苦恼了。

对发电机乃至于电动机的改良进展一直很缓慢,张云泽打算暂时绕过蒸汽机以及内燃机,如今的材料和技术没办法搞内燃机,蒸汽机的话目前而言用处不大,长安到百里城就那么点路,你造个火车出来有什么用?

最后几天,研究得烦了,张云泽干脆醉心音律了。

古琴这种东西张云泽是没资格学的,起步太难,古筝又太笨重,张云泽干脆做了个金属弦吉他,自娱自乐起来。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

苏菲真想掐死这家伙,三天了,整整三天这家伙抱着他那古怪的琵琶弹个不停,制造出来的魔音不停地贯耳,这首不知道哪来的曲子其实还不错,可到了他嘴里,唱得不堪入耳,经常跑调也就算了,一个音没弹对又重新弹,一直在那里搞得人觉都睡不好。

总算,到了最后一天,张云泽能完整地弹出来了,然后他又换了一首: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梦在远方化成一缕纱,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最新小说: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名门贵女不好惹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星际屠夫 天启之门 混沌八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