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四十四章 道子

第四十四章 道子(1 / 1)

张云泽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桥上,桥下是永安渠,举目眺望,甚是宁静安详。

永安渠河水清澈,直接喝都没有多大问题,实际上长安人就是这么做的,喝水甚至便溺都在这条河里,也没见他污染了。

大自然本身就有强大的净化能力,只要人类不要太过分,流动的河水可以保持永久的清澈。

张云泽站在桥上,凭栏眺望,只见一艘小舟从远方缓缓而来,看方向,是从城外水路进来的。

长安城除了城门,和平时期水路也能进城,那小船一靠近就吸引了张云泽的注意,原因是太奇怪了。

只见那小船船头分别站着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姑,那和尚甚是年轻,阳光的照射下,那闪亮亮的光头比张云泽家的瓷砖还要亮。这和尚远远就给张云泽一种特别的力量感,那气势就像是张云泽在电视剧中看过的那种绝世高手,这种气势即使李靖陈咬金这样的猛将也比不过。

如果说和尚是霸气外露的话,那道姑给张云泽的感觉就是惊艳了,虽然穿着道服,可那张甚至有些不真实的脸实在太让人惊艳了,无论前世今生,他所见过的的所有美女,不管是李丽质还是公孙舞,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那些整容过的女明星更不要提了,提鞋都不配,这种惊艳连电脑都画不出来,如果带手机的话,他很想拍张照片回家,留着晚上意淫意淫。

他不由得想死黄易大师在大唐双龙传里描述师妃暄出场的画面,这女子比起师妃暄也不差了吧,他不由得有些失神了。

她身后像是同样背着一把宝剑,就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色空剑呢,不过她穿着道服,想必不可能吧。

光头和尚和这个让人惊艳的道装女子相隔约一米,互不说话,也不知道相互之间是什么关系。

船距离张云泽的石桥很近了,那光头和尚忽然抬头,冲着张云泽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小船穿桥而过,那女子神色丝毫不动,看都没看张云泽一眼。

“他们显然是武林中人,长安城来了这两个人,是要开武林大会还是要斩妖除魔?”张云泽忍不住又想:“如果能买到武功秘籍就好了。”

可惜公孙舞告诉过张云泽,武功秘籍这种东西是有的,但你不练个十年八年,屁用没有,而且你要从最基本的马步开始。

张云泽练了一上午就放弃了。

他想不通为什么李世民整天日理万机,从小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下长大,武功却能远远胜过公孙舞,难道是天生的?

于是公孙舞告诉张云泽,武功还是有办法速成的,那就是上战场。

打个两年仗,活下来,自然是一等一的高手,那些军中杀人技,可比世家子弟练的花拳绣腿强多了。

上战场是不可能上战场的,在张云泽眼里,打仗应该靠武器装备,舞刀弄剑是落后的代名词。

于是张云泽为了对付这些武林高手,把注意打到枪械身上。

世上先有炮后有枪,但张云泽不想武器这种东西进化太快,在一定程度上,他做的那种钢一弩科技水平远远超过手枪,核心的二十多个零件都是张云泽亲自用简陋的机床一个个打磨出来的,含有大量机械专利与精巧的设计,拿到后世也是价值巨大的东西,别的不说,单单那些奇形怪状的零件就能逼疯唐朝人,他们没有百年专业知识累积,想模仿出来痴人说梦,所以这种东西还是容易控制的,就算被别人得到几件也没什么,又不是加特林机关枪,只是几件,威力有限,关键他们没本事仿制。

但如果他张云泽把枪炮造出来,别人说不定两三年就能仿制了,如果现在就枪炮满天飞,多半会带动野心家们的欲望,到时候铁定天下大乱,不是什么好事。

手枪的构造并不复杂,张云泽并不是什么军迷,但大学军训的时候他动手拆过一个,十分钟就装回去了,样子也记住了,简单的很。

张云泽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一把自制的手枪,这把手枪他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用过,制造的时候故意将它复杂化,不计成本,只为了让别人没法仿制,光设计就花了半个月,砸进去银子上万两,磨坏五台简陋机床,三台简陋冲压机,优质钢片更是不计其数,如果哪个唐朝人能把这玩意模仿出来,张云泽发誓拜他为师。

张云泽的手枪小巧玲珑,只有手掌大小,总共两百十三个零部件,弹夹十三发,可单发也可以连发。换弹夹也方便,熟练的话也就几秒钟。

麻雀虽小,威力可比什么钢一弩强太多了,如果有机会,张云泽想找个武林高手来试试,至于他有没有杀人的勇气就不好说了。

那艘小船穿过桥洞,很快消失在张云泽的视线里。

张云泽离开了石桥,缓步进了尚在营业的杏花楼。

酒楼里客人三三两两,萧条得很,除夕夜出来喝酒却是少,不过杏花酒的味道确实不错,跟葡萄酒差不多的度数,白酒的口感,杏花的香味。

张云泽不由得想起尚未出生的杜牧:“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好诗!”张云泽只是低声吟诵,却被一个楼上公子听去。那公子比张云泽稍大,剑眉星目,风度翩翩,大冬天的摇着折扇下楼,冲着张云泽道:“兄台的诗做的真好,只是还有半句是什么?”

张云泽眉头一皱,他最讨厌穿越者盗用别人的诗词了,迫不得已也就算了,拿来卖弄就是人品有问题。

同时,他对陌生人套近乎也不感冒,如果是个漂亮妹子还好,大男人套近乎总觉得怪怪的。

于是张云泽不咸不淡道:“让兄台失望了,这句诗是我从一个道观里看到的,只有半句。”

“哦?只有半句?那太遗憾了。”那白衣公子在张云泽对面坐下,微笑说:“在下岭南人白城,若我没猜错,兄台应该是百里县男张神医吧?”

张云泽点了点头,随口道:“白兄远道来长安,是有什么事吗?”

白城神秘道:“方才张兄有没有看到永安渠里来了一个和尚和一个美得像仙女一般的道姑?”

张云泽不动声色道:“没见过,白兄所说之人莫非有什么大的来头?”

白城低声道:“张兄遇到我就遇对人了,武林盛传,道家天宗的道子和阴阳家的阴阳子每隔百年会进行一次宿命的决斗,决斗之地便是长安城北的大佛寺,到时候有点名气的武林人士都会去观战的。”

“百年?”张云泽皱眉道:“还有这种事,阴阳家的阴阳子又是谁?”

白城低声道:“这个我哪知道,听说也是一位美女,到时候就知道了。”

张云泽有些不信,道:“这些人哪来的胆子在皇室眼皮子底下决斗?”

你当他李世民起吃素的?

白城不屑道:“借他李世民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管诸子百家内部的恩怨,无论是道家天宗还是阴阳家他都得罪不起!”

张云泽在这个岭南人的语气中听出了对李世民大大的蔑视,听说岭南人不服王化,张云泽算是见到了。

张云泽问:“道家不一向是皇室的座上宾吗?”

白城摇头道:“你说的那些道士是道家人宗,道门早在先秦时代就分家了,人宗讲究入世救民,天宗却讲天道无为,从不在世间行走。单论武学修行的话人宗那些假道士骑八匹快马都追不上天宗。阴阳家则更神秘,先秦之后便集体隐世了,只有每百年与道家决斗的时候才会现身江湖。”

张云泽眉头紧皱,问:“既然如此,那他们决斗干嘛不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地打,为什么要闹得沸沸扬扬呢?”

白城苦笑道:“这我哪里知道,或许是没了展示自己的存在吧,免得世人把他们忘了。”

张云泽道:“那你怎么知道皇室不敢对付他们?”

白城道:“或许能,但肯定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等你看她们决斗就知道了,她们本事通天,论单打独斗,我们世俗之人拍马也不是对手。如果你是李世民,你会得罪两个不问世俗的杀手组织吗?”

张云泽忽然觉得,这还蛮有意思的,他决定去瞧瞧热闹。

张云泽问道:“那她们什么时候决斗?”

白城回答道:“江湖传言是大年初一的正午,张兄要不要一起做个伴去瞧瞧啊!”

张云泽点头道:“那明天我们一起去看吧。”

一个人在长安的家中住了一宿,张云泽迎来了自己的二十四岁,贞观八年,他在大唐的第二年。

大年初一,张云泽睡到自然醒,按照习俗换了一身新衣,他听了一夜的爆竹声,真的是竹子做的那种爆竹。

城市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长安人大年初一便开始相互拜年,街上还有舞龙等节目,一些常年躲在深闺的大家闺秀也纷纷走向街头看热闹,仿佛长安的人口忽然多了许多。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