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四十三章 除夕

第四十三章 除夕(1 / 1)

“这个……”张云泽却迟疑了。

贾成功不悦道:“张兄就要可就不够意思了,莫非张兄觉得贾某的孩子还不如那些流民家的小孩?”

张云泽却道:“贾兄误会了,贾兄的孩子自然是人中龙凤,只是这百里城真正做主的是县令徐大人,县令大人前些日子颁布了规定,只有在我百里城有产业或者户籍的民户,才能让子女入学,那些流民已经集体入籍百里城了,自然没有问题。当然,如果贾兄有官籍在身,那也另当别论。”

贾成功眉头舒展开来,道:“也就是说只要我在你这里置办了产业,就能把我儿子送进来对吧,百里县男,我想,这才是你目的吧。”

当天晚上,城阳公主回宫,对着李世民加油添醋的告状。本来对于这丫头的话,李世民只能信个三四成,可他那带着五条红印做不得假,当下李世民怒了,这丫头虽然混账了点,好歹也是我李世民的女儿,说打就打,当我皇家没有威严吗?

李世民命人稍稍一查,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了个顶朝天。

虽然李世民以前从没听说过什么长安第一才女,也不认得萧凤凰这个便宜妹妹,但怎么说也是城阳的姑姑,姑姑打侄女,呵呵,打得好啊!

当晚,李世民又用皮带将城阳公主抽了一顿,还把兕子叫过来骂了一顿,从来没被父皇骂过的兕子哭得眼泪汪汪,梨花带雨,李世民却不理会。啊,你们吃几天饱饭就不知道粮食精贵了?当我大唐的粮食好种吗?

想到这里他更气,罚了两人一天不准吃饭,说是要把浪费的粮食省回来,就是皇后来劝也没用!

狄仁杰那边更倒霉了,早朝的时候李世民拿这个事情说事,揪住狄知逊不放,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几个文官见机弹劾狄知逊,害得他差点丢官。

于是回到家后,狄仁杰被他老爹掉在房梁上半天,才被他老娘偷偷放下来。

百里小学教学楼后面有个精致的小阁楼,本来是给张云泽临时住的,现在让给了萧凤凰。

小楼共三层,待客、办公、休息一应俱全,装修豪华。

萧凤凰却不是很喜欢,她是才女,喜欢的是江南烟雨、小桥流水,而不是珠光宝气、财大气粗,她把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命人摘掉,换成了她从城里带过来的一些家当,精心装扮了一番,才让她舒坦。

早些时候,两个太监来找过她,分别带来了皇帝陛下和太上皇的密信,那个九五至尊、便宜哥哥终于记得这世上有她这个妹妹了,那个十几年没见过面的父亲,也想起了她这个女儿。

对于李渊的信,她看都没看就扔进了垃圾桶。

李世民首先问候了一番她这个妹妹,嘘寒问暖,还算客气,同时将两个女儿训斥一番,让她以后该打就打,该骂就骂;然后让她好好做这个校长,为大唐培养人才;最后隐晦地让她想办法接近百里县男,最好能把他肚子里的货掏干净。

夜凉如水,萧凤凰打开阁楼的窗户,月光洒进来,本就多愁善感的她思绪万千,明天就是除夕了,阖家团圆啊,哎…

躺在两米宽的大床上,萧凤凰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有点不喜欢这个大床了,睡个觉而已,弄这么大做什么?

难道我萧凤凰这辈子还能有个男人疼我?

睡不着干脆起来,摸了摸墙边的开关,“啪”地一声,整个房间亮了起来。

头顶上,三个闪亮的灯泡发出有些刺眼的光芒,仿佛那在中华大地上神出鬼没的鬼谷子前辈正在凝视着她。

萧凤凰怀念油灯那柔和而暗弱的光线了,无论如何,那种感觉才能激发一个才女的诗意。

可她知道,回不去了,能用电灯这种光芒四射的东西,谁还会再用烛光和月光,即使她这样的人也不行,有些东西只可以怀念,就像人一样。

最终,她还是从垃圾桶里翻出了李渊送来的信。

信上只有十个字:“除夕佳夜,盼女一会,李渊。”

萧凤凰的眼泪夺眶而出,趴到床上,把枕头都打湿了。

除夕夜,工人和孩子都放假了,整个百里城安静了下来,那些流民都住在城外,他们将用自己的方式度过异乡的春节。

守城的将士没有假放,敌人往往出现在人最松懈的时候,锁子甲是个笨重的东西,还不保暖,为了穿上它还不能穿太厚棉衣,许多士兵一个岗站下来,冻得直打哆嗦,可又不能脱下它,这可是保命的神器。

就在这时候,张云泽带着一众小孩子来送温暖了,新鲜大块的卤羊肉,整整上万斤!

城卫官首领张贺却赶紧拦下来张云泽,付给张云泽五百两银子,财务交割,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然后羊肉留下,人赶紧滚蛋。

张云泽瞬间明白了过来,李世民本来就对他张云泽不放心,除夕夜你来给守城将士送温暖是几个意思?

收买军心可是重罪,如果张贺不付钱,他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校场上,张贺命军士架起大锅,将有些凉了的卤羊肉重新回锅,让还没换班的兵士先来吃,每人两斤肉,米饭管饱,今年他们也要过一个还算不错的除夕。

张云泽很寂寞,他的除夕没有人跟他过,李丽质需要参加皇宫的大宴,就连那些丫鬟下人也大都回家陪父母了,来到大唐大半年,虽然看起来风光无限,可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没有一个亲人,哪怕是李丽质,他都觉得生疏了许多,不再有刚认识时候的激情,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也许公孙舞说的话有些道理,李丽质心中理想的夫君并不是自己这种类型,而是像李世民一样气吞天下的霸气英雄,很可惜,张云泽知道自己变成不了那样的人,一个人的性格,三四岁差不多就定型了,除非遭遇大变,改变是很难的。

很可能,她只是为了他父亲的利益,大唐的利益,或者她自己的利益,不得已勉强答应自己的。

共同的话题原来越少,上一次相聚的时候,两个人甚至干坐了半天。

哎,跟她在一起一辈子,我会幸福吗?她会幸福吗?张云泽内心不由得开始动摇了。

实际上他这样疯狂地敛财,不全是为了李丽质。一分钱难倒好汉,一千万能让一个家庭一生衣食无忧,可超过一千万的话,钱这种东西的意义就变了。

可钱毕竟是价值换的,他张云泽能敛多少银子,也就意味着他给大唐带去了多大的价值,这个价值以后将会被放大,推动社会和人类生活方式的变革。

有了光,人类将离不开光,有了电,人类也就离不开电了。

别墅里空荡荡的,虽然大,虽然豪华,却让他觉得非常憋闷,毫无归属感。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墓,毫无生气。

说到底,人类是群居的生物。

离开了百里城,张云泽坐着马车去长安,那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能让他有点归属感。

百里城已经通了直达长安的马车,哪里有人烟,哪里就有需求,有了需求,自然有了生意。来来往往的马车踩出一条宽阔的道路来,过完年,张云泽打算出钱沿着这条马车道修一条四车道水泥路。

正应了那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车费不贵,也就三文钱,张云泽看那老车夫除夕夜还出来跑生意,想必是真的缺钱,于是多给了五文钱小费,老车夫一开始说什么也不肯要,张云泽说了好些话,他才收下,大唐民心淳朴,自尊心很强,小费这种东西很少有人给过。

他若不是真的缺钱,想必会觉得在施舍侮辱他。

进了城,张云泽终于感受到浓厚的烟火气息,所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便是眼前的景象了。

家家户户都很忙碌,很幸福地那种忙碌,只有他张云泽,独自一个人,甚是可怜。

“咦,这不是张兄吗?怎么不在家过节?”打招呼的是差点被他坑了一把的贾老板,他正带着一个白净的小正太贴春联,

原来走着走着到了贾成功的书画店了。

张云泽苦笑着叹气:“我一个光棍,在家过哪门子节?”

“哈哈,没想到叱咤风云的百里县男也有苦恼的事情。”贾成功甚是开心,张云泽的苦恼让他心里得意,不由得暗爽。

“我听说县男在跟长孙无忌家的儿子抢公主,怎么了,是不是没抢的过呀?哈哈!”贾成功打趣道。

张云泽没好气道:“关你屁事!”

贾成功贴完对联后,带着儿子跟张云泽告辞,他还要回家陪老父亲和妻子吃团圆饭。

张云泽看着他离去,眼神中甚是羡慕,这个无良奸商,日子过得真不错,就不知道有没有人打他家家产的注意,不过这家人能熬过南北朝和隋朝的动一乱,自然有他的道理,轮不到张云泽给他操心。

沿着大街走了没多久,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