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四十一章 黑银洗白

第四十一章 黑银洗白(1 / 1)

张云泽想推开她,却硬是推不动,吃力道:“我把他们调到城北去干活,你乘着夜深人静,带人把东西藏到我的地下室,不过话说在前面,你藏一天我要收你五十两银子保管费。”

“咯咯,真会做生意,你有胆子再说一遍!”说完,她一口吻住张云泽嘴唇,舌头还搅了进来,一双手更是非常不规矩,哪里舒服摸哪里。张云泽也是正常男人,脑袋一阵轰鸣,顿时把持不住,伸手往公孙舞摸去。

手刚一入怀,公孙舞身如触电,她也是叶公好龙,真的事到临头,顿时慌了,打开了张云泽的手,哈哈大笑,翻窗逃了。

到了深夜,果真有一群黑衣人推着大车造访,带头的公孙舞藏在黑衣里,只露出一对明亮的眼睛。张云泽家的地下室很大,区区五十箱银子,只占了一个墙角罢了,做完这件偷偷摸摸的事情,公孙舞显然放下一件心头大事,打发走了拉车的黑衣人,冲着张云泽笑个不停。

张云泽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嘟囔一句莫名其妙,就回房休息了。

造完张云泽的三大别墅后,张云泽的财务又见底了,还有两天就过年了,看起来给大伙儿发个年终奖有困难了啊。

于是张云泽打起了那二十万两黑银的注意,要想办法洗白才可以。

张云泽选用了后世常用的一个方法,卖字画,他先从市面上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一张《青山乌鹊图》,据说是什么大唐第一才女萧凤凰的作品,随后他带着这图去了京城知名的书画店,书画店的贾老板事前收了张云泽一百两银子,看到这张图后那是赞不绝口,当下出了二十万两银子,买下了这张什么青山乌鹊图,到这里,银子洗白了。

张云泽拿着自己的银票兑换成银子,给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幼,还是家丁丫鬟,每人发了五百文年终奖,给大家放假,让大家好好过个年。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过去了,谁知道喜欢八卦,喜欢管闲事的长安城因为这件事轰动了!

长安书画店老板贾成功为博美人一笑,豪掷二十万两白银!

这个头条新闻如同地震一般传遍整个长安,无论男女老少,王公贵胄还是市井小民,人尽皆知。

二十万两什么概念,足够李二陛下眼红杀人了!

这贾成功什么来头,一个小小书画店老板,哪来这么多钱?

这萧凤凰到底有多美,一幅画能值这么多钱?

此事很快穿到大理寺耳朵里,大理寺少卿胡哲源觉得此事蹊跷,将涉及这件事的贾成功、萧凤凰以及张云泽全部传唤了。

到了大理寺,张云泽冷汗直冒,暗骂自己糊涂,洗黑钱就洗黑钱吧,还洗得这么嚣张,这下子被抓住小辫子了吧。

贾成功是个精明之人,如果他把这件事招了,那协助洗黑钱且数目巨大一事,他肯定逃脱不掉,几年牢饭是吃定了。

于是他在公堂上一见到萧凤凰,眼睛冒星星,便大声吟诗:“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那才女萧凤凰一看就是个文艺女青年,大冬天的儒服华装,长发飞舞,姣好的面容上透露着书卷之气,面带淡淡微笑,看起来有些慵懒,有些忧郁,却更显气质。

胡哲源一拍惊堂木:“贾成功,闲话休讲,本官问你,你一个小小书画商人,哪来的二十万两银子!”

贾成功狡辩道:“大人,有钱不是罪吧,小民以为,无钱才是原罪。”

胡哲源道:“大胆,看来不用邢你是不会说了。”

贾成功急忙道:“大人,我贾家从事书画买卖,已有六代,先主创业时,别说大唐,便是前隋的杨坚都没出世,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有点银子很奇怪吗?”

“哦?”胡哲源道:“那你家有多少银子,不许瞒报,稍后我会让人去你家核实!”

贾成功一咬牙,道:“百万两不敢说,八九十万两还是有的,胡大人,家父尚在家中,您可尽管派人去核实!”

看他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不仅胡哲源吃了一惊,便是张云泽也惊掉了下巴,大唐藏富于民,别看他李世民整天好像几万两银子都要去打家劫舍的样子,真的要用钱起来肯定能想办法搞到,这些关中巨富都是隐形的大唐贵族啊,区区一个书画商人都这么有钱,那些豪门大族,盘踞中华数百年的门阀,什么清河崔氏,琅琊王氏该有多少钱?看样子房地产事业大有搞头啊!

胡哲源转问萧凤凰:“萧姑娘,本官问你,你的青山乌鹊图值多少钱?”

萧凤凰显然并不怕胡哲源,温婉一笑,从容不迫地回答道:“大人的问话小女子不是那么容易回答,书画不同于材米油盐,世人觉得他值钱,它便值钱,世上觉得它不值钱,那也一文不值。我们大唐人认为书圣的兰亭序是无价之宝,可在突厥人或者东瀛人眼里,它未必比厕纸好到哪里。同样的道理,小女子的书画在贾老板眼里可能值二十万两,可在百里县男眼中,或许只值五十两也说不定。”

张云泽眼皮直跳,这萧凤凰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啊。

胡哲源点了点头,转而问张云泽:“百里县男,本官问你,你从哪里,以何价购得萧姑娘的青山乌鹊图,又是用什么办法让贾老板以二十万两银子购买这幅画?”

张云泽随口胡说道:“胡大人,下官的这幅图是好友相赠,无意中被贾老板发现了,硬是要我卖给他,我不想卖,又不好一口拒绝,只好漫天要价,报价二十万两,谁知道贾老板财大气粗,竟然一口答应了。”

衙门外传出一阵惊呼,案件是公开审理的,城民有旁听的权力,从这话听起来,看起来这贾老板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胡哲源一拍惊堂木:“贾成功,百里县男的话是否属实,你是否自愿花二十万两购买他的青山乌鹊图的?”

贾成功一口咬定道:“百里县男所言,句句属实!”

“好,百里县男,本官问你,你的青山乌鹊图是何人所赠?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本官会派人去核实的。”

张云泽一口咬定道:“卫国公李靖,我治好了她女儿的病,他给我的赠礼!”

他相信李靖一定会为他圆这个谎的。

“哈哈……你们说卫国公六十岁的人了,为什么要收藏萧才女的画呢?”

门外的吃瓜群众从来不嫌事情多,更不嫌事大,纷纷开始脑补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虽然红拂女四十年前是名动天下美人,可光阴易逝,红颜易老,如今哪有萧才女美啊!哈哈……”

“你们说萧才女这么年轻就名动长安,背后没有大人物支持,谁信啊!”

“我跟你说萧才女幼年的时候……”

萧凤凰面露愠怒之色,指着张云泽:“你在胡说八道,卫国公从未见过小女子,怎么可能会有我的书画,还把它赠给你!”

张云泽耸耸肩:“这便非我所知也,萧姑娘可以亲自去问问卫国公好了。”

门外顿时又起哄了起来,有人道:“去,萧才女,你应该去问问卫国公,他为什么把你的书画送给别人?”

萧凤凰霍然转身,身形忽然一动,倏然出现在那人面前,右手轻轻一挥,拍在他胸口,那人顿时被打倒在地,良久才惊慌地爬起来逃走了。

萧凤凰转头冷冷地看了张云泽一眼,似缓实急走了。

张云泽眼皮又跳了起来,又得罪了一个会武功的女人,是哪个混蛋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武功这种东西的?话说秘籍可以买么?

胡哲源没有查出什么,只好宣布当事人暂时释放,但要求两人没有结案前必须每天到大理寺报道一次,否则就别怪他抓人了。

半路上,贾成功发牢骚道:“张神医,你可把我害苦了,有牢狱之灾的风险也就罢了,这下子旁人知道我家家产了,不妙啊,大大的不妙啊!”

张云泽无语道:“再给你一百两。”

贾成功露出一副“你是在打发叫花子的模样”,道:“这不是一百两的事情,我家……”

张云泽白眼直翻道:“但我的药店报我名字,直接拿十瓶青霉素,十瓶链霉素。”

贾成功大喜过望:“如此多谢张神医了,神医,那边的杏花楼刚刚开张,我们进去喝两杯怎么样?”

杏花楼不是妓院,而是酒楼,主打一种叫做杏花村的果酒,带着淡淡的杏花味,很对张云泽的胃口。

贾成功点了几个菜,跟张云泽碰了一杯,低声说:“张兄,你得罪了萧才女,这事情可不算小啊。”

张云泽心中一动,疑惑道:“这女子莫非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

贾成功低声道:“一般平民百姓或许不知道她的底细,我长安稍微有点门路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否则她一个单身女子,就算文采再好,又有谁认她做第一才女?”

最新小说: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废柴逆天:神医元素师 重生日本高校生 飒飒西风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 猎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