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大唐开发商 > 第三十三章 招工

第三十三章 招工(1 / 1)

发钱是肯定要发的,但速度很慢,对每一个领钱的人详细盘问,姓名、籍贯等等信息,一一用一本厚厚的账簿记下来。

顿时,又有几百人没领钱就骂骂咧咧走了,大多数人还是要脸的,被人记录在册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当然,真正需要钱的或者不要脸的人是不在乎的。

发了大概十来个人后,珑珑又在另一边拜了一个大了三倍的摊位,树了一个大大的招牌:招工!

生怕让人不识字,几个下人扯着嗓子大喊:“招工,招工,百里县男招工,一天五文钱,按天结算!”

顿时,排在后面领钱无望的一群人涌了过来,纷纷大呼。

“选我选我,我力气大!”

“我也行,我要天天做!”

……

五文钱一天不少了,大唐还没有资本主义,想要找个活计难如登天,没力气不行,年老不行,通常还没工钱,管你吃住就不错了。唐朝的五文钱什么概念呢,相当于后世的十五块钱,购买五斤米了!

一天赚五斤米?全家老小吃饭问题解决了啊!

这怎么不让人心动呢?甚至比白拿五十文还值得,毕竟白拿人钱这种事也许几十年才能碰上一回,名额有限,就算走了狗屎运拿到了也是坐吃山空,花完了继续当灾民吧!

现在最怕的是这个什么百里城招工名额有限。

灾民的顾虑是多余的,只要是灾民,无论你是真的还是冒充的,珑珑这里全要!

男女老少都要,不同的是青年男子是五文一天,妇女三文,老了或者身体不太好也是三文,儿童两文。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抱在手上的哪种婴儿竟然也能拿到一文钱,来者不拒,通通登记在册!

更令人惊喜的是,第一天工钱提前预支了,报名了就发,现场的四五千灾民全部拿到了钱,看起来多,其实算下来也就二十贯钱罢了,比那边白拿的还少!

当中,不乏有一些人拿着钱就跑了,张云泽也不在意,不过剩下的既然拿了钱,那就准备干活吧。

首先,张云泽令小金带着八十多个妇女去城里买米买菜,她们以后就专门负责几千工人的吃饭问题,这项工作可不容易。

狄仁杰等四个徒弟也来了,他们负责带四百多个小孩玩,高兴的话教几个字,这些小孩没什么力气,干不了什么活,张云泽打算花钱养着他们,办个学堂,好好培养一下。

剩下的,则在张十二的带领下干活。

张十二是张云泽买的第一批家仆,一直没有离开,慢慢地发挥出了他的能力,被张云泽认命为管家。

今天啥事不做,先解决这么多人住房问题,张云泽未来是要建员工宿舍的,现在暂时不可能,只能先将就一下,此时已经是深秋时分,气温凉了,若是房屋造的不结实,冻死人那就难看了。

灾民知道是在为自己造房子,格外地卖力。

虽然是临时住所,张云泽也没用马虎了事的想法,木房是不可能的,乱砍乱伐会冬天会遭报应的,砖头来不及做,只能上石头和粘土。

张十二宣布,自己造的房子归自己所有,一下子调集了所有人的积极性。

几千人浩浩荡荡地去寻找建房子的地址,这些难民中不乏有眼光之辈,建议张十二远在了一座山的东南面。

一方面山在冬天会阻挡西北风,接受的光照好,另一方面也是取材容易,这个决定也得到了张云泽的认可,此时他在二十多个家丁的簇拥下坐在那个山头上喝茶,看着几千人蚂蚁一般劳作。

难民,只要你给他一点希望,他们很快能重建出一个家来。

张十二负责全程把控监工,碰到偷奸耍滑的也不客气,一鞭子抽过去就是,只要不要他们命,是不会反抗的。按照张云泽的设计,所有人家暂时只造一间矮房子,只是临时居住而已,以后肯定要放弃这里的,大家比邻而居,能挨在一起的别分开,好节省石料。

造房子一天肯定造不完,很快半天过去,场地里乌烟瘴气,全是石料和挖出来的粘土。

中午饭也好了,由于是第一天,张云泽也土豪了一把,买了二十头猪,四五千斤肉,算下来每人能吃到一斤肉了!

是的,今天中午只有猪肉和米饭,一群饥肠辘辘的灾民早就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口水直流,一个个士气大涨。

吃饭也吃得惊天动地,碗筷都还没配齐,一个个用最原始豪爽的吃法,分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斤肉后,自己去火上烤,有猴急的饿死鬼想生吃,被张十二带人骂了一顿,能吃熟的你还茹毛饮血,生了病拿不到工钱等着饿死吧你!

米饭那是管饱,一顿下来,竟然一万斤米吃下去了!

这群人也真是饿疯了啊!

张云泽喝茶的时候,一个灰衣官员在一个撑伞的下人陪同下爬上了山顶。

但见他瘦骨嶙峋,目如深海,正是房玄龄。

张云泽如今也是贵族了,不用向他下跪,抱了抱拳:“参见房相!”

房玄龄道:“百里县男不用多礼,陛下不放心,让我来看看,没有其他意思。”

张云泽心想,不知道是不放心这些灾民还是不放心我,毕竟几千人聚在一起,完全有造反的实力。

张云泽道:“房相坐下来喝杯茶。”

房玄龄坐下后,道:“说起来,老夫还欠百里县男一个人情,多谢你救了我家那个老太婆。”

张云泽道:“房相客气,老夫人没有再复发吧。”

房玄龄叹口气道:“复发了两次,不过有了你的药,每次都控制住了,唉……百里县男,老夫私下里求你一件事,能不能卖老夫一批链霉素,你那店里的药即使老夫也是欲购无门啊!”

张云泽甚是惊讶,房玄龄毕竟是宰相,能以这种语气求人,也算是极大的诚意了吧,只是肺痨毕竟是顽疾,就算是早期初发,哪里是几瓶链霉素能根治的,何况他炼制的链霉素还很粗糙,又不能用针剂注射,只是口服的话,效果跟后世还差了不少,复发了也不让他感到意外。

只是心肺心肺,肺不好的人心脏通常也好不到哪里去,时间长了,转化为心脏类的毛病可能性很大啊。

张云泽立马打包票说:“房相放心,三天后药房再次开售,到时候我令下人给您留一百瓶,您尽管派人来取。”

房玄龄急忙作揖:“如此,老朽多谢百里县男了。”

他站在高处,看着一群饿死鬼一样的灾民,感叹道:“百姓,真的苦啊!”

“百里县男,你替我等做了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啊,只是像你这般救灾,只怕耗费太大吧。”房玄龄皱眉说:“让他们吃饱了就行了,何必叫他们做活,这样力气耗得快,不是更费米粮?”

张云泽道:“房相认为这世上最值钱的是什么?”

房玄龄道:“县男有何见解?”

张云泽道:“世人认为黄金珠宝值钱,其实不然,这世上,最值钱的永远是人,他们的双手能够变出黄金白银,不信房相你看下去。”

房玄龄道:“百姓春耕秋收,才有了米库营丰,金银珠宝固然珍贵,却不能食之为粮,这一点上来说,百姓确实是最值钱的。”

张云泽道:“可惜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房玄龄皱眉说:“百里县男,这话你于我说也就罢了,可别被陛下听去。”

张云泽却依然道:“房相,有些事情需要改变,改变的过程中可能会流血,若不能壮士断腕,即便强盛的大唐也终有亡的一天。”

房玄龄缓缓道:“如何改变?”

张云泽道:“收回天下之田,均分给每一个人,禁止买卖田地,呵呵,我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房玄龄深吸一口气,闭目,再睁开时已经带着几分嘲弄:“流民造反,看似天灾,实则人祸,地主有田千亩,表示少收八九成,也不至于饿死,佃户又有什么办法?你的建议很好,只可惜,大唐做不到,陛下也做不到,大唐的立国之本便是那些地主,没有他们管制着乡民,大唐也就亡了。”

张云泽微微一笑,说:“日后土地兼并定然日益严重,等佃户们即使日夜劳作也吃不饱,您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房玄龄道:“不外乎陈胜吴广事了!”

张云泽道:“这就是一个症结,想要打破,需要一点别的东西。”

房玄龄问:“什么东西?”

张云泽道:“科学,技术!”

房玄龄茫然。

张云泽微笑解释说:“事实上,大唐遍地是荒地。”

张云泽指了指小山西侧的一大片荒地道:“这里为何不耕种?”

房玄龄皱着眉头解释说:“此处乱石重生,土地自然不肥,土质也太过坚硬,更无水源,不适合耕种,麦子种下,只怕活不过春天便蔫了,种子本都收不回,怎能耕种?”

张云泽摇头道:“非也,乱石重生,除了即可,地力不肥,我有几千人每天便溺于此,怎能不肥?土地坚硬没有水源,那更简单,此山有三条河流,只是往北行了,于高处改道不就好了!”

房玄龄哑口无言。

最新小说: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名门贵女不好惹 女总裁的全职高手 星际屠夫 天启之门 混沌八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