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黑龙山府 > 第八十二章 往事

第八十二章 往事(1 / 1)

黄塬断壁,苍壑横流。

天际白云缭绕,眼中往事悠悠。

老妪站在断壁之上,看着慌凉景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羊婆婆。”

梁宓缓缓行来,来到这老妪身后,也不敢上前与之并肩,悠悠行了一礼。

老妪转过头来,明亮的眸子中照映的是一个温婉的女子。

“岛主此行颇丰吧!”

“得手一部《灵虚返元真经》,不过是残卷。”

“这虚灵遗藏,当初都被抄得差不多了,白鸢、鬼铃子等辈,手中还能剩下什么?”

“婆婆说得是!”

一向性格高冷的梁宓,在这老妪面前,却是恭顺异常。

无论是翟让、白鸢亦或者是鬼铃子,都以为自己是这局中的黄雀。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人执丸在后。

不过相比于他们这只小黄雀,这背后执丸的人目标更大。

便在秽渊魔主破界而来,血阵关闭之时,洛音水府起宗内精锐,以十八位履尘境修士为先,打开了地火岛下深渊裂隙的封印,攻入第七界,将秽渊魔主十数万年积累底蕴鲸吞一空,斩杀不知多少魔子魔孙。

“沧海桑田啊!”

此局由翟让而起,可是得利最大的却是洛音水府。

诸事已经了结,可羊蚬话语之中却有着一股忧虑之意。

梁宓听了出来,可不打算深究。梁宓明白,经此一役,她已经摸到了此界顶端修士这个圈子的边缘,可有些事情,她仍旧插手不得。

甚至,知道得越少越好。

只是,平时惜字如金的羊蚬,此时却感慨起来。

“万余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灵海,汪洋万里,凶险异常。可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模样。张百龄此人,着实让人琢磨不透啊!”

万余年前,羊蚬还是一个初入修行界的小姑娘。万年之后,她已经是此界最大门派之一洛音水府的掌事人了。

梁宓站在身后,一言不发,静静得听着羊蚬叙述着。

便像是一个年纪大的老太太,开始絮絮叨叨地回忆过往。

梁宓却是一丝一毫都不敢放松,凝神静听。因为她清楚,眼前的老妪可不是一个没事絮叨的老人。

“张百龄这个人啊!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你依然看不透他。每每都有不可思议之举。事后想来,都让人拍案叹奇。”

“便拿这北荒灵海而言。灵海连接异界,时有异兽为乱,往前多少万年,历代的前辈高人都无法根本解决这个滔天巨患。偏偏是他张百龄,和他那些狐朋狗友,用那移山填海的手段,一举解决了这个祸害。”

“我也听说过,虚灵门便是当初为了阻止张百龄,闹出了很大的事端。可后来,虚灵门被无相和妙离两位魔主所灭,此事才能进行下去。”

“岛主真的以为虚灵门光靠帝是非和他罗就能灭得了的么?”

“难道?”

梁宓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心中涌现出了一个答案。只是这个答案,却让梁宓惊诧莫名,生出了一手的鸡皮疙瘩。

“于此界而言,平灵海之祸自然有着莫大的裨益,可于虚灵门而言,却是未必。帝是非与他罗自以为谋划缜密,却不料被张百龄所算,虽得小利,却得大患。太化池一战,这两位魔主只能乖乖回去舔伤口。此战胜负甚至一直影响到了以后的玄都之战。”

“谁都没有想到,如日中天的元始魔宗居然被十七个当时并不起眼的履尘境修士所灭。而且灭得是如此畅快淋漓。便是到了今日,说起当年之战,不少年轻的修士,都是向然神往。”

“十七位修士,十七位至人!”

羊蚬语气很是复杂,摇了摇头。

“玄都之战,对于道门而言,看似大幸。魔门一除,龙凤式微,我道门再无敌手。只是,这其中纠葛,却也埋下了日后玄黄杀战的伏笔。”

梁宓明白羊蚬话语中的纠葛是什么意思。

玄都一战的胜利,不仅让道门占据了无比的优势,更在道门之中掀起了一股理念之争。

一方秉持有教无类,一方则是非至人不传。

两派相争激烈,在数千年的时光之中,争论高下。

理念的斗争甚至要比术法上的竞争还要喧嚣,还要残酷。

终于,随着张长生的横空出世,引发了那场玄黄杀战。

只是,那伏尸百万的残酷景象,流血千里的滔天怨气,并没有让这场争端有了一个了结。

所有的矛盾只是暂时隐藏在海面之下,并会随着时光流逝,再度掀起惊涛骇浪。

“黑龙山府五代府君,个个惊才绝艳,可和他们纠缠的却也没有好下场。其中纠葛,岛主想必也明白。”

想起了当时与张长生相处的日子,梁宓微微摇了摇头。她是个理智的人,从来不会被感情所左右。

只是当初的日子,梁宓并不后悔。

“这些至人啊!”

…….

灵海孤岛,太化池中。

“府君,我等该怎么办?”

大地摇动不休,周围空间壁的破洞渐渐变大,海水倒灌,很快便会湮没这里。

“撤!”

张道远没有犹豫,也不再理会翟让、白鸢等人。此时再战,怕是会尸骨无存。

毕竟,他的修为还远远不够支撑在如此环境进行如此强度的大战。

张道远一个箭步,翻上了双翅狻猊身上。对方气不过,想要摇他下来,可是被雷音神将所制,根本动不了。

“以你现在的状态,能够在灵海中生存么?”

张道远一语,让双翅狻猊冷静下来。它一身修为被禁,百不存一,留在这里的话,怕不知道被哪个深海异兽一口吞下。

“张道远,你大爷。”

双翅狻猊嘴上不老实,可身体却很诚实,拉着张道远就要往前走。

准确的说,自己就要跑。

行到墨玉麒麟之旁,众人停了下来。

“府君!”

文仲有些不忍,对方受了白狐一击,受了重伤,爬不起来。留在这里,怕是死路一条。

“带它走吧!”

“多谢府君!”

眼看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张道远现在就要溜号,白鸢等人却根本笑不起来。

本来控制秽渊魔主的权柄之后,他们也能顺势控制第七界。便是其中有双翅狻猊的死忠,一番手段下来,也未必不能平服。

可现在,第七界被人血洗,其中怕是牵扯太深。白鸢莫名想起了梁宓此人,却听得翟让一声呼和。

“稳定心神,收拢法相,快走!”

灵海之中,危险异常,对于魔主而言,也不轻松,渡海梭乃是最为安全的离开方式。

嘭嘭嘭数声。

远方响起了一阵和谐的声音,这个声音预示着一个事实。

他们的渡海梭被人炸了。

“张道远!”

最新小说: 女女gl全是肉的小说 女孩子开处小说 公主与师父3pH文 女生三点创可贴 掀裙小说 炕上被窝里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