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黑龙山府 > 第十八章 我就是脸皮薄

第十八章 我就是脸皮薄(1 / 1)

魔潮未散,可气势已弱七分。秽渊魔主的法相退到了穷丘的深渊裂隙,身边还跟着几只零星的秽魔。

祂很清楚,很快人族的修士就会赶到这里,将这处深渊裂隙彻底铲平。

只是在此之前,秽渊魔主的法相还有事情要做,留几个后手。

“鬼铃子,你来了么?”

秽渊魔主的法相虽然很想要保持威严,可是重伤之下却难以做到。

“尊上,我来了!”

没有以往的谦卑与低伏,鬼铃子提剑而来,脸上尽是笑意。

只是,重伤的秽渊魔主的法相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我的法相马上就要回转,你留在北荒,帮我做几件事情。黑龙山府有一棵空桑神树.......”

秽渊魔主的法相还没有说完,却见鬼铃子单手执剑,绝杀了祂身边最为忠心的几只秽魔。

“你敢叛我!”

秽渊魔主的法相大怒,可接着,鬼铃子手中那柄不复剑便已经刺入了琉璃般的法身之中。

“你究竟在帮谁?”

这一致命的一击,彻底断绝了秽渊魔主的法相回转的余地。祂没有想到,本是养的一只狗,却在这危急关头狠狠咬了祂一口。

“我没有在帮谁?”

“区区一个长生境的修士,没有人在背后指使,也敢对我动手?你就算不说,我最后也能知道。”

秽渊魔主的法相根本无法相信,一个长生境的修士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此界的修士,人人都在苦求一条大道。尤其是我等魔门中人,受体系所限,艰难求存。如今,这条大道就摆在我面前,我为何要迟疑?”

“你想要夺我精魄,至境破法!有趣,你已经背叛了影魔宗,如今又失去了我的庇护,你还想要在此界留存么?”

“魔主啊!你修炼了十几万年,难道还不明白吗?决定一个人存留的不是什么庇护,而是实力啊!”

一剑斩破了秽渊魔主的法相,鬼铃子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魔主精魄!

鬼铃子一直在等待这日。

便在当初暗地里背叛影魔宗,帮助秽渊魔主破界,鬼铃子就一直在等待着祂失败的这一刻。

只是,鬼铃子没有想到的是,秽渊魔主的法相没有败在苍鹭门和三十三派联盟修士的手下,反而败在了张道远的手中。

正如秽渊魔主的法相所说,拿了这魔主精魄,鬼铃子将彻底失去一切的庇护,成为道魔两界无数人追杀的对象。

只是,他并不后悔。

.......

一对三。

“我又赢了。”

张道远笑眯眯地出光了手里所有的牌。

“是啊!你又赢了!”

念天娇看着张道远,放下了手中的牌,声音轻柔,仿佛此刻是她赢了一样,脸上满是笑意。

这些天来,与念天娇斗地主的时候,对方不再是每把必胜。相反,张道远赢了许多。

对方宽整白皙的额头上贴满了白条,脸颊上总荡着一层输了之后不甘的绯红之色。

这些日子以来,念天娇没有了以往的峥嵘,反而总喜欢跟在张道远的身旁,讨论斗地主的技术。每每都是谦虚的低着头,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笑容。

这不禁让张道远一阵感慨,看来欧皇的欧气不是用不尽啊!

“张道远,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你说一下。”

念天娇的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什么?”

“我的伤也都好了,魔潮也已经完全退尽。大罗圣地那边已经发来了飞剑传书,召我回去。我想问问你的想法。”

问我?

张道远有些奇怪,这种事情问他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囊中羞涩,想要问他借钱当盘缠?

“你看这几个月,先是因为魔潮,后来又有一系列魔潮退去后的麻烦事,我这黑龙山府已经是捉襟见肘,没剩下几个灵石了。大罗圣地那边,听说一位执事长老受了魔潮污染,至今还没有醒呢。你也是应该回去看看了。”

见张道远没有想要留她的意思,念天娇心中有些小失落,随即又问道。

“你很缺钱么?”

“怎么说呢?这个世上除了海楼那群能够印钿钞的,谁不缺钱呢?尤其是我等修士,往往为了寻一口飞剑,一件上等的护身法器,就要花费许多的灵石。”

说着,张道远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念天娇。这表情仿佛在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这路费,还是你自己想办法吧!

“这样的话,也许我能够帮你呢!”

“你啊?”张道远一脸嫌弃,“你这身上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比我还穷,怎么帮我?”

“嘿嘿,这可说不准。”

念天娇一笑,笑得很灿烂。

星夜烂漫。

山界之外,张道远拿着个包裹,带着山奴为念天娇送行。

“你看你这就要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这里面有些女子用的衣裙,你拿着吧!”

“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么?”

念天娇接过了张道远手中的包裹,感受着其中的重量,有些小俏皮地问着。

“啊!就当是吧!”

张道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低着头,有些害羞。

“有些事情很重要,不过还挺难开口的。”

“你想要说什么?”

念天娇睁着一双大眼睛,莹莹眸光之中尽是期待。

“你看我这个人吧!一向是老实厚道,有些话我还真不好意在这个时候跟你提。”

“没关系的。”

念天娇也低着头,语气有些娇羞,心中暗暗地提了一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我这个人就是脸皮薄,既然你都那么说了,就是这些天你在我这里的食宿费和医疗费,还有砸坏地板的赔偿费。我没有让你立即还钱的意思,不过你能不能先给我打张欠条呢?”

“你...你...给你!都给你!”

念天娇气得都有些颤抖了,解下了腰间一直佩戴着的玉佩,狠狠砸在了张道远的手心里。然后,义无反顾地御剑飞走了!

“这玉有点东西诶!”

张道远将这块玉放在星光之下,隐隐间可以看到这玉上纯彩之色,暗含星辰之光,玄妙异常。

“这玉先放在我这里保管,你随时拿着灵石来换啊!”

张道远的喊叫声随着夜风传了很远,只是不知道念天娇听没有听到。

最新小说: 女女gl全是肉的小说 女孩子开处小说 公主与师父3pH文 女生三点创可贴 掀裙小说 炕上被窝里的喘息声